您的位置:五六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咸鱼和帝国皇帝联姻了 > 纸雕

纸雕

作品:咸鱼和帝国皇帝联姻了 作者:薇我无酒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孔云歌:“……”

    徽乐的锅巴其实包装得很随意,外面就一个棕色纸袋子,里面锅巴大大小小,也不工整。

    这么“亲民”的小零食,放在这张冷肃的黑色办公桌上分外违和。

    “哈哈哈哈哈……”

    裴沉疏也不知道自己被戳了哪里的笑点,笑了足足半分钟。

    他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世上真的只有徽乐才会有这么清奇的解题思路了!

    裴沉疏兴致盎然地捏起一块锅巴到眼前瞧了瞧:“我要怎么处理呢?”

    他命令道,“你去从实验室拎一笼小白鼠过来……”

    “……算了。”话说一半,裴沉疏却又打消了念头,“不必了。”

    他直接咬了一口。

    孔云歌迟疑,自从中毒事件之后,陛下就再也没有吃过外来的食物,医师说这是一种心理障碍。这在他的近卫里不是秘密。

    裴沉疏已经咽了下去,银色的睫毛垂了垂,轻笑道:“味道还不错。我得去谢谢伯爵。”

    他站起身,门外偷窥的众人纷纷惊动了。

    陛下居然真的要去见殿下了?

    路财睁大了眼:“等等,我们该不会真的要加班吧?!”

    同伴安慰:“有什么关系,反正陛下一年的休息日比你少。”

    路财:“……”可今天是情人节!加班还要吃狗粮也太惨了吧!

    *

    皇宫后方的花园占地很大,还有一片天鹅湖。

    裴沉疏到的时候,就看到徽乐坐在湖边,皇宫的黑天鹅们全都聚集在他身侧,背后是蓝天白云、绿草如茵,仿佛一幅画。

    裴沉疏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想来,但看到徽乐,他的心情突然变得很好。

    “你来了?正好,快帮我一起喂。”徽乐看见他,招呼道,“之前没做过,废了好多米。”

    裴沉疏扬了扬眉,这些天鹅很受皇宫佣人们的欢迎,一只只吃得滚圆,此刻都围着徽乐,要吃他手里的锅巴。

    这些肥天鹅怎么变得这么不挑了?

    他小时候来喂乱七八糟的东西,还差点被鹅啄。

    “你怎么看起来这么累?”裴沉疏边问边用一块锅巴吊着天鹅,急得它飞了起来,然后又把锅巴丢远,在水面上打了几个水漂,抱着手看它气急败坏地去追。

    徽乐:“……”

    这个人对待鹅也这么恶劣!

    他有点蔫蔫地靠在花坛边沿上,“做这些锅巴,稍微消耗了点精神力。”

    肥天鹅们看上的当然不是锅巴的口味,而是里面蕴含的东西。

    裴沉疏微怔:“为什么会用精神力?”

    徽乐眨眨眼:“当然是为了给你恢复味觉。”

    他尝试了好久呢。

    他对上裴沉疏注视的视线,摸摸脸,“……我脸上有奇怪的东西吗?”

    裴沉疏古怪的沉默持续了有几十秒,才别开视线,轻笑一声:“没有。只是……刚刚有点……”

    他似乎在斟酌用词,“有点难以置信。”

    当然,帝国的皇帝不会缺少礼物,他收过太多礼物了。

    昂贵到一个公国、甚至一条性命,他都接受过。它们的价值都是可以被称量的,背后有无数清晰的利益线条,他知道自己可以偿还得起。

    但几乎没有过这样温情的……专门送给“裴沉疏”这个人的礼物。

    虽然看起来有点土,可它好像是不能冷冰冰地用价格衡量的。

    那个词叫什么来着?

    ……饱含心意的。

    裴沉疏在心里重复了一下这个对他来说陌生的词——“心意”,莫名地感到很欢喜。

    徽乐大度地拿出牛皮纸袋子:“这有什么不敢置信的啦。喏,这是另外的口味,蟹黄的。不过你可能尝起来会有点淡。”

    裴沉疏笑吟吟,却注意到了一片红痕。

    “这是烫伤?”他皱眉,捏住了徽乐的手腕。

    “没炸过锅巴嘛,开头有点失误。”徽乐不在意,他的肤质很容易留下痕迹,只是看起来严重罢了,其实还好。

    徽乐往后撤了一下,却没能挣脱开,看向裴沉疏:“?”

    裴沉疏慢慢抬眸,言简意赅地评价:“……蠢。”

    徽乐:“……”

    可恶,好歹还是因为你受伤的呢!

    裴沉疏从口袋里拿出药膏,给徽乐贴上。药膏生效,徽乐立刻感到了麻痒,手不安分地蜷缩起来:“没必要……”

    “别乱动。”裴沉疏捏着他的手,给他大半个手背都包上了。

    徽乐极度怕痒,瘪着嘴,半个手臂都僵了,折腾一通下来眼尾泛红,愤愤地嘀咕:“我又不是玻璃人,这种小伤经常有的。”

    器修应该是和平时期里最容易工伤的修士了,他有次炸了炉还差点烫到眼睛。

    裴沉疏:“你还挺自豪?”

    徽乐:“……呵。”

    这个双标狗皇帝,他明明自己也是。

    裴沉疏把天鹅池搅得鸡飞狗跳,心里却在想事情。

    ——刚刚,他心里腾升起了一种奇怪的感觉。

    看到徽乐的伤,他的第一反应并不是治疗,而是……想制造出更多这样的痕迹。

    裴沉疏捏了捏眉心,他为什么会这样想?

    那种感觉不是他熟悉的失控时的杀欲。

    ……他好像,更想看到徽乐红着眼眶哭出来。

    *

    当晚,直播间。

    之前的绳编手串,徽乐抽奖送了五六十个出去。这都快成本直播间的传统了,线下他也给裴沉疏的部下一人送了一根。

    【主播今天不开精神模式吗?】

    【主播晚上好~我收到手链啦。】

    【和香囊一样,都对精神力安抚很有效!】

    徽乐直播间礼物的特异性已经引起了一部分人的注意,之前还短暂上过一次热搜。当今市面上,能够抚慰精神力的只有专业药物,从来没听说过这种小玩意儿也可以有效的。

    各方势力都蠢蠢欲动,但想试探时却惊讶地发现,这个主播的背后隐约有两股势力在保护——一股来自皇帝,一股来自玛拉派军方。

    如今,他直播间的观众数不是起步时可以比的了,几乎每天都会拍在平台前三,观众遍布各个星系,还有了一批忠实粉丝。

    人出名后,大家就会对ta的私生活感兴趣,但徽乐却依旧保持着神秘,连脸都没露过,他的真实一面就更是引起众人的好奇了。

    “今天做的东西比较复杂,是‘七夕纸雕灯’——其实也不太复杂,主要是我懒得把数据提前输入进去了。”徽乐坦然说,引起弹幕一片笑声。

    他把纸板拿出来,弹幕却一阵骚动,还响起了特效礼炮声。

    徽乐看了眼,顿时一愣。

    【主播你好!我是你的榜二,我喜欢你很久了,所以决定在今天表白!我是首都星人,今年23岁,家有私人星舰想去哪都可以,情人节后就是星辰庆两周长假,我可以邀请你线下约会吗?】

    这一长串话用特效悬浮在屏幕前,id徽乐记得,就是上次那个棕熊精神体的主人。他确实在直播间时间也挺长了,是徽乐第一个视频后吸到的粉丝,也是徽乐的榜二。

    观众们头次在本直播间看到这样的场景,纷纷起哄起来:

    【哈哈哈哈哈主播要答应吗?】

    【哈哈哈我就不一样了,手动@榜一大佬!@^_^你怎么看?】

    【隔壁直播间好像刚刚成功了一对呢~榜二小哥是不是受到鼓舞了?】

    徽乐哭笑不得,他反正是理解不了星际人的大胆,看个直播就声称爱上一个人什么的,而且连面都没见过。正准备礼貌拒绝,身后却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不可以。”

    屏幕里露出青年男人的半个身子,身高腿长,穿着黑色丝绸的睡衣。虽然看不到脸,但想必本人也是很俊美的。

    他直接在徽乐身边坐下了,手支着下巴,声音笑盈盈的,“他已经和我有约了。”

    显然,二人的关系极为亲密。只见主播本人也一下子坐直了:“等等,你怎么……!”

    你怎么突然进来了!

    不对,徽乐想,他好像还完全没告诉过裴沉疏自己私下里有直播啊?

    【?!!】

    【等等,这个是谁?在主播的家里?】

    【啊啊啊不知道为什么我激动了起来!】

    这还是徽乐的直播间里第一次出现第二个人,还透露出了情感生活的一角,弹幕沸腾了,这是什么修罗场现场吗?!
推荐阅读: 重力使被加载剧本后 披着马甲带飞全场也不掉马 替身文里的下岗白月光 继承凶宅道观后我火了 在爸爸带娃节目里当对照组 快奶我一口[电竞] 穿成病弱炮灰女配后成了所有人的白月光 被渣后,小正君重生了 横滨文豪今天写作了没 小霸王和美先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