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五六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沙雕攻他绑定了男德系统 > 睡觉吗

睡觉吗

作品:沙雕攻他绑定了男德系统 作者:今有酒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祁宜年看完那个微博视频,点了点头,说:“都行,你安排就好。”

    兰洛无奈摇摇头,“你自己的粉丝见面会,你好歹上点心啊。”

    祁宜年一笑。兰洛知道他的脾性,也不继续浪费嘴皮子,略过这个话题,看向祁宜年旁边的孟洲:“这位是?”

    祁宜年想了想,开口道:“朋友。”

    “前、朋友,”孟洲盖过祁宜年的声音,“现、老公。”说完,昂首挺胸地望向祁宜年的经纪人,很有些耀武扬威的意思。

    根据系统刚才给出的消息,孟洲已经想通了,要想摆脱自己终身宿主的身份,就只能通过这个男德值打赏机制。只有攒够一亿男德值,他才能脱离苦海。

    祁宜年没粉丝他帮他涨,祁宜年没资源他帮他拉,别人有的祁宜年要有,别人没有的祁宜年也要有,一句话,內娱天花板,顶级流量,这就是他要给祁宜年的排面。

    但这一切有个先决条件,祁宜年必须和他公布婚姻关系。

    他孟洲不可能做成功老婆背后默默付出的男人。他要和祁宜年站在一起,获得千万“娘家人”的认同,他要积攒一亿男德值,他要摆脱男德系统,他要走向自由人生!

    兰洛呆了片刻,反应过来,扭头震惊看向祁宜年,“你结婚了?为什么没和我说?”

    祁宜年顶了顶舌,“闪婚。”

    兰洛恨恨瞪了他一眼,“你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吗,怎么能这么任性!”

    祁宜年张了张口,想要解释什么,就在这时,孟洲往前走了一步,把他挡在了自己身后,祁宜年不知道孟洲怎么突然这么做,就听对方冲着兰洛道:“你知道你是什么身份吗,怎么能这么和我老婆说话!”

    兰洛:“?”

    祁宜年:“……”

    孟洲此时没精力注意其他两人的表情,他在脑内疯狂敲系统:“为什么男德值变成了-10?”孟洲义愤填膺,“你不是说每个人对应0-10分吗?这怎么还能倒扣!”

    系统也很无奈,“我哪能知道你能反向上分?你好好反省一下你自己。”

    孟洲:“我反省什么,我有什么可反省的,有一个人冲着你老婆输出,你输出回去,这难道不是一个真男人应该做的事吗?这个行为不应该加男德值吗?”

    兰洛看着孟洲,脸色由红变青、由青变白,胸膛起伏了好几次,看在祁宜年的面子上,不想吵起来让他难看,才生生忍住骂人的冲动。

    她绕过孟洲,去拉祁宜年,“你跟我来。”

    孟洲动了下脚,祁宜年一个眼神压过去,孟洲动了的脚又缩回去,乖乖等在原地。

    兰洛把祁宜年拉到一个僻静的角落才说:“你真的考虑清楚了?”兰洛皱眉,伴侣间的事情外人不好置喙,所以即使她觉得孟洲这个人分外不靠谱,也不好现在说他的坏话,只能委婉地问祁宜年的态度。

    祁宜年看她一眼,才慢吞吞道:“嗯,我心里有数。”

    兰洛叹口气,“好吧,我相信你。但是,”兰洛紧盯着祁宜年的眼睛,“你不能让粉丝知道他的存在。”

    祁宜年皱眉,“我不是偶像,粉丝团体并不会因为我结婚大量脱粉。这件事曝光出去对事业的影响微乎其微。”

    “但对个人形象的影响很大!”兰洛柳眉倒束,“他要是曝光在镜头下,粉丝都会觉得你怎么会喜欢个李逵!”

    祁宜年:“?”

    偷听的孟洲:“?”

    祁宜年骤然转头看向墙体的尽头,孟洲慌乱把脑袋缩回去,身体向后靠在墙上,心怦怦跳,他缩的快,祁宜年没看见他吧?

    不过看见又怎样!这次是他占理!他就知道那个经纪人没安好心。

    孟洲呲牙,可恶,他们两个竟然背着他说他的坏话。李逵?我看你还孙二娘呢!

    孟洲一拳捶在墙上,从兜里掏出手机,发短信给自家老爹的助理,“星光视频最近有没有什么好的综艺资源?”

    “算了,你都发过来我看看。”

    星光视频是孟氏旗下最大的一家影视公司,底下有不少热门综艺和镇台影视剧。很快,那边就返回了孟洲想要的信息。

    孟洲快速浏览了下,一项户外竞技,一项室内游戏,虽然热度还可以,但不是孟洲想要的类型。他继续往下看,还有一项偶像选拔综艺。

    孟洲滑动的手停了停,心想把祁宜年塞回去重新出道的可能性。好像年纪有些大了,都有老公了,怎么能和那些小年轻一样抛头露面,不合适不合适。

    孟洲pass掉这个选项。

    再向下看,就是音乐比赛类和竞技类,专业不对口,也pass。孟洲的视线停留在最后的一个综艺上,夫妻综艺,黄金档时间播出,既有热度又有噱头,还能把他祁宜年老公的身份公之于众。

    他不是兰洛嘴里见不得粉丝的男人,他要让真相大白于天下!

    孟洲左拳捶右手,就这个了!

    他飞速编辑信息,让助理把这部综艺留出来,把自己和祁宜年加塞进去,正打字间,听到身后有脚步声,知道祁宜年和经纪人说完话了,连忙往原来的站位走。

    等祁宜年回来的时候,孟洲双手揣兜,一副“等你们等的好无聊”的表情,无事发生的样子。

    祁宜年略勾了勾唇,没有揭穿他,只对经纪人道别。三人分开,孟洲坐祁宜年的车回公寓。

    副驾驶上,孟洲把玩着手机,装作不经意间问道:“诶,我看你微博粉丝怎么才三万啊,我朋友接触的那些小明星粉丝最少都大几十万呢。”

    祁宜年面色不动,“嗯,我糊。”

    孟洲:“……”这天就被你这么聊死了。

    ——

    晚上睡觉的时候,孟洲又被分到了小毛毯,他欲言又止地捏着毛毯,止又欲言:“我不想睡沙发了。”

    祁宜年:“酒店大床在距此不到五百米外。”

    孟洲:“……算了,沙发也挺好睡的。”

    祁宜年回到卧室,关上门,把孟洲的视线也关到门外。

    这时候,系统提醒道:“宿主,周任务刷新了。”

    孟洲被这么一提醒才想起还有个周任务,瞬间戴上痛苦面具,每天的日任务就够他百转千回了,现在还添个周任务,这世道还能不能让人活了。

    系统开解他,“周任务完成后有积分赠送,也统计在一周的积分计算内,其实是帮宿主减小压力的。”

    孟洲听了来精神了,系统正式发布周任务:

    “一个男德满分的男人,应该体力优秀,能满足老婆的一切生理需求——每日交一次公粮,考虑到老婆可能会心情不佳、性质不高,不强制规定每天,但一周内最少七次,否则触发惩罚机制。”

    “每次交公粮行为奖励十积分,不设置积分获取上限。注意,一小时起步,两小时最好,否则视为不合格,不计入积分奖励。”

    系统一口气说完全部内容加要求,停下时,就见孟洲已经呆了,半晌后,他喃喃道:“这是我不充钱就能解锁的内容吗?”

    系统叹了口气,“嗨,你不充钱还得了个老婆呢,听我的,有肉吃,男德满分的男人就是坠吊的!”

    孟洲跟着系统的话望向祁宜年紧闭的房门。

    半小时后,孟洲望着祁宜年紧闭的房门。

    一小时后,孟洲还在望着祁宜年紧闭的房门。

    系统看不下去了,“畏畏缩缩,能成什么大事!你看看你这周积分,才4分,现在离这周结束只剩下四天了,你去哪找积分去?”

    孟洲扭扭捏捏,“可是,我会被打死的。”

    系统循循善诱,“你现在不被打死,一周后,也会被我物理消杀的。”

    孟洲:“……”孟洲陷入了天人交战的心理抉择当中。

    半小时后。

    孟洲狗狗祟祟地摸到祁宜年的房门,轻轻转动把手,还好,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还在,祁宜年没反锁门。

    这就给了孟洲机会,他弯腰小心翼翼地像液体一样滑进去,黑暗中还贴心地带上了门。

    孟洲曾经进过祁宜年的房间,他循着记忆中的方向,猫到祁宜年的床边。

    现在是初夏时分,祁宜年可能是怕热,睡觉时开着窗户。夏夜的暖风吹动窗帘,柔软的月光从窗户外撒进来,光线轻柔地落在床上,祁宜年的脸就在这一片月光里。

    皮肤白皙,睡颜安谧,眼睫毛长而卷翘,轻轻地阖在下眼睑,落下无数温柔。

    孟洲站在月光外的黑暗里,一时间没有动作,只是静静地望着这一幕场景。祁宜年平素冷硬的外表下,也会有这么柔软的一面。

    这一刻,孟洲的心跳的剧烈,在这安静的卧室内都担心这擂鼓的心跳把祁宜年吵醒。

    半晌,孟洲在心里告诉自己,来都来了。

    他屈起一只膝盖压到床边,绕过祁宜年的身体把一只手撑在他脸侧,在上方望着祁宜年柔软的嘴唇,俯身,然后和睁开眼的祁宜年对上了视线。

    “……”

    “……”

    呆若木鸡。

    死之静谧。

    三秒后,祁宜年侧眼看了看孟洲撑在他脸边的手,跪在他床边的膝盖,眯了眯眼,拳头硬了。

    在这百分之一秒出拳的间隙里,孟洲用他生平最快的反应速度道:“等等,先别打,我先读条技能。”

    孟洲慌乱打开积分商城,用10积分兑换了上次看过的一次性技能卡。

    【真爱之吻:只要你给对方一个亲吻,他就会主动说出我愿意,无论你的问句是什么,当然,这不具备法律效应哦~】

    孟洲低头飞快在祁宜年的唇上啄了一下,在身下人反应过来前,靠近他的耳边,轻声道:

    “睡觉吗?”

    黑暗中,温热的呼吸喷在祁宜年耳后的皮肤上,有那么一刻,祁宜年的呼吸停了一拍。

    就听下一秒,孟洲补充道:“我17cm,顶尖size。”
推荐阅读: 重力使被加载剧本后 披着马甲带飞全场也不掉马 替身文里的下岗白月光 继承凶宅道观后我火了 在爸爸带娃节目里当对照组 快奶我一口[电竞] 穿成病弱炮灰女配后成了所有人的白月光 被渣后,小正君重生了 横滨文豪今天写作了没 小霸王和美先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