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五六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我beta招谁惹谁了! > 第 13 章

第 13 章

作品:我beta招谁惹谁了! 作者:孤月尧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温泽还没为想法付诸行动,就被推门进来的仆人打断了。

    “公爵大人,公爵夫人,该洗漱了,”两队仆人分开了他们,分别把人带到不同的洗浴室。

    都是夫妻怎么不能用同个洗浴室?温泽闷闷不乐。

    虽然有话想对凌星云说,但看到这样的安排,温泽决定先从幻境其他人嘴里套取信息。他不理解现在的凌星云,想弄清对方为什么造出这样的幻境。

    至于凌星云本人,还没察觉到这个世界有哪里不对,唯独觉得今天的温泽没往常那么烦人。

    温泽跟着仆从进到独立的洗浴室,幻境的仆从没有独立意识,它们像零件、玩偶、工具,遵循着幻境设定的规则。

    温泽从小生活优越,早已习惯被人这样伺候。

    但凌星云出生贫穷,不应该这么快就能接受这样的生活,想到这里,温泽开始怀疑对方是否真的是凌星云本人。

    不过凌星云刚刚的神态,说话的语气和对自己的态度,都和记忆里的人十分契合,这些想要完全模仿,并非那么容易。

    因此温泽没完全推翻凌星云的真实性,而是决定再试探下。

    他先是询问仆人:“夫人平时在家都喜欢做什么?”

    “夫人会去看些珠宝展,或者参加您为他安排的茶会宴会,夫人不能经常出门,这是公爵大人您要求的,”仆人机械地回答。

    他为什么不让凌星云出门?

    “夫人做了什么?为什么不让他出门?”温泽皱眉,意识这有问题。

    “因为夫人一直想逃跑,私底下多次想和您离婚,因此您定下规矩,剥夺了他外出的自由。”

    “凌星云想和我离婚?他就那么讨厌我?”温泽神情顿变。

    仆人被公爵大人骇人的气息吓到,低眉摇摇头,表示不清楚。

    “我和他结婚多久了?”温泽冷笑。

    “已经快三年了。”

    温泽的心情很复杂,他不清楚凌星云身上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臆想?

    凌星云竟然幻想自己囚.禁了他。

    难道星云已经察觉到了自己的心意,但因为无法接受,所以产生了这种可笑的幻想?

    温泽越想,眼神越暗,他有种还未告白就已经失败的感觉。

    他知道凌星云的性向,知道对方并不喜欢男人,接受自己的可能性非常低,但还是幻想着,有朝一日能感动对方。

    又或者是,假装成朋友,就这样一直待在凌星云的身边。

    可幻境打破了温泽不切实际的想法,因为凌星云已经看透他的内心,并拒绝了他的感情。

    温泽再也坐不住了,他必须利用这场幻境,和对方好好谈谈。

    白烟袅袅,四壁雕刻镶嵌着玫瑰金,带有靡奢之气的洗浴室内。

    浴池里翻滚出烟雾,香薰花瓣精油的芳香在空气中回荡,池边是黄铜雕刻的精美雕像,温水缓缓涌入。

    “夫人,这水温可以吗?”伺候的女佣小心询问。

    “可以,”凌星云依靠在温热的池边,眼上盖着一条白毛巾,舒服地水里放松身体。

    黑发垂落,淌入温水中,轻盈的飘散着,顺着水波摆动。白皙的皮肤滚着晶莹的水珠,脸蛋被温热的气息熏得发红,唇瓣晶莹娇嫩,像玫瑰花的色泽。

    离浴室不远处,温泽正在赶来的路上。

    守门的女佣不敢阻拦,心急的温泽没带思考就直接闯了进去。

    结果进门,就看到这幅美丽香.艳的一幕,温泽愣了几秒,示意周围的人闭嘴。

    守在池边的女佣纷纷低头,安静地给公爵大人让路。

    凌星云惬意地在水中昏睡,没察觉到外界的动静,他就这样松懈地靠在池边,黑色发丝如水草般挂在锁骨和香肩上,远远看去,像是长在湖泊深处的美.艳妖物。

    温泽见这幕,眼睛发红,无声遣退仆人,合死洗浴室的大门。

    “唔,”舒适轻.吟,仅见红唇微张,诱人亲泽。

    温泽心跳如雷,手指发汗,拿起一旁的毛巾,俯身靠近。

    凌星云还等着女佣服侍自己,丝毫没察觉到危险。

    温热柔软的毛巾贴上他的皮肤,滑过颈部,缓缓顺下。

    凌星云皱眉,觉得女佣今天的动作不利索,而且用力太大,弄得他不是很舒服。还没想完,另一边又有手抚上,像是水底的八爪鱼般吸附在光洁的肌肤上。

    “能不能轻点?”凌星云抗议,却不知喷洒出来的气息,全数落在了温泽脸上。

    温泽咬牙喘气,早忘光来时的目的,以往的冷静和理智在此刻灰飞烟灭。

    这样的星云,哪有不关起来的理由?

    极度的喜爱与求而不得的占有谷欠,导致温泽内心闪过阴暗而病.态的想法。

    温泽乖乖地放轻动作,他想亲吻凌星云,却暂时没有胆子。

    凌星云觉得这女佣技术太差,便夺了毛巾,“不用了,我自己来。”

    “……”温泽见差事落空,心情自然不美,但他不敢出声,怕被对方发现。

    凌星云这人犯懒,躺在水里洗澡,连眼睛都懒得睁。

    “去给我拿份水果,”他突然要求。

    精美的托盘上摆放着几份洗好切好的水果,温泽端来嫣红的草莓,亲手送到凌星云的唇边。

    白齿咬开果肉,溢出嫣红的甜汁,滚过饱满的唇落进池水中,水面荡开的波纹,像极了温泽内心的悸动,他狼狈地屏气,感觉指尖酥麻得发疼。

    才吃了几颗,凌星云就摇头,温泽只好忍下失落,仔细舔尽指上的草莓汁,里面混有对方唇间的温度和芳香。

    青涩酸甜的信息素在浴室内扩散,林星云的嗅觉受水雾和草莓的干扰,没能发现异常。他丢掉毛巾,躺在水里享受,这样惬意的泡澡是他觉得最快活的娱乐。

    浴室的出水声,盖去稀疏的声响,温泽就这样盯着池中的凌星云,轻声褪去衣袍,他像个蹲守在阴暗下的怪物,用色谷欠肮脏的眼神窥探着处.子圣洁的肉.体。

    怪物走下,缓缓潜入水中,带着危险的气息,慢慢靠近了“猎物”。

    “啊!谁!”突然的惊呼声。

    荡漾的水声,搅浑了平静的池面,波纹四散溢出水花,打湿池边的石面。

    池中美人被突然抱住,滚烫贴上那白皙温润的背,盖在眼上的毛巾滑落,凌星云惊恐后望,对上一双写满谷欠望的猫眸。

    “别怕,是我,”温泽微笑,却令凌星云毛骨悚然。

    深陷人虫的幻境里,不趁机享受,岂不是浪费了。

    离虫巢不远处,出现了一只搜寻人虫的强大小队。

    小队成员是两名身材高大的alpha,这两人的体制和精神力都远在凌星云之上。

    昏暗的高分区,光照的不足,让金色的发丝染上了灰蒙,追踪系统闪烁微光,为他们指引着方向。

    “就在这附近,”话音间。

    身后的队友又杀掉了一只蠕虫,喷洒飞溅的粘液,落在对方紫色的发上。

    “恶心,我想出去,”即便脸上带着面具,塞缪还是脑补出了圣亚嫌弃的表情。

    看着对方取出消毒液,擦掉身上粘液,又用酒精全身消毒,全部做完后才恢复正常。

    对于这个洁癖到极点的队友,塞缪已经习惯了。

    圣亚.蓝斯是体制sss,精神力s的强大alpha。

    强大之人有点怪癖这很正常。

    “还需要多久?”圣亚的身高接近两米,比一米九的塞缪还高点。

    “500米内,就在附近,”塞缪看了眼脚底。

    “或许就在下面。”

    圣亚听到这个消息,藏在面具下的脸扭曲了一下。

    塞缪感觉到圣亚的抗拒,但他并不打算理睬对方,在模拟战中,积分就是一切,他相信自己队友清楚这点。

    小队取出最先进的挖掘器,从地表打洞,进到了人虫藏在地底的巢穴。

    塞缪进去后,追踪仪器显示得更加清晰,但很快他就发现了问题,追踪的目标完全没有移动,这让他心底升起了一个不好的想法。

    已经有人在他们之前干掉了人虫。

    塞缪表情不善,示意身后的圣亚跟上,向目标的方位追去。

    距离快速缩短,紧接着,仪器上出现了两个不该存在的生命体。

    “有别的军校生,”圣亚注意到情况,立刻换上对付人类的专用武器。

    “杀掉,”塞缪豪不留情地作出结论。

    再往前,他们看到了崩塌的腔室和被压在石块下的人虫,那只人虫已经被落石压得稀碎,仅剩的身体也溃烂了大半。

    在这不远处,倒着两名人类军校生。

    其中一名衣衫半退,露出麦色光洁的皮肤,他被身后的战友抱在怀里,脸上布满难忍痛苦的表情。

    仅一眼,就让赶来塞缪和圣亚感觉到浓烈的春色,潮红的面颊和温润的唇舌,引得人浮想联翩。

    塞缪和圣亚认识昏迷的两人,竟是他们同寝的宿友。

    一个未分化的黑发平民,一个自闭的暴发户。

    塞缪厌恶地皱眉,指示圣亚开枪解决他们。

    圣亚将枪口对准昏迷的凌星云,正要开枪时,枪下之人突然痉挛,溢出带有哭腔的低.咛。两个成年alpha立刻明白了对方身上发生了什么。

    黑发微润贴在较好的脸颊上,眉间紧蹙,汗珠滚落,渗入墨绿色的军服,他扭动挺起胸膛着像是在挣扎。

    看到这闷热焦躁的一幕,圣亚十分厌恶,心底却浮出一股奇异的感觉,扣着扳机手像是被电流钻了似。

    他从不关注原始的谷欠望,觉得那是恶心肮脏的东西。可现在,他竟想伸手把哭.吟的人从温泽的怀里揪出来。

    “下贱的东西,”塞缪比圣亚先动手,气愤地拽起凌星云,又厌弃地把人丢到一边。快速掏枪指向同样面色潮红的温泽,看到对方一脸馋.足和支配的快意,塞缪觉得自己快吐了。
推荐阅读: 重力使被加载剧本后 披着马甲带飞全场也不掉马 替身文里的下岗白月光 继承凶宅道观后我火了 在爸爸带娃节目里当对照组 快奶我一口[电竞] 穿成病弱炮灰女配后成了所有人的白月光 被渣后,小正君重生了 横滨文豪今天写作了没 小霸王和美先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