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五六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我beta招谁惹谁了! > 第 15 章

第 15 章

作品:我beta招谁惹谁了! 作者:孤月尧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电刀泛出蓝光,照亮塞缪精美的侧脸。

    即便这人处在昏迷,凌星云也拿出十足的警惕性,不确定这两个强大的敌人在什么时候突然醒来。

    此时的圣亚,也沉浸到了幻境里。

    睁眼的那刹,他察觉到身体处于发情的不应期。

    蓝斯家族掌握着帝国高端生化技术,覆盖全国的医药体系,圣亚作为家中最小的孩子,从诞生的那刻,就接受了最完整的医药教育。

    拥有医学知识的他,立刻封住身体的重要穴位,抵御发情的到来。

    他先是起身,观察这个狭小的腔室,他虽没塞缪那么聪明,但很快就意识到这地方不太对劲。

    武器去哪儿了?蓝紫色的眸里闪过疑惑。

    就在这时,一阵脚步声从前方的隧道传来,很快圣亚看到了衣衫凌乱的凌星云。

    凌星云眼角发红,眸里漫有水雾,边靠近圣亚,边褪去身上的军服。

    不得不承认,对方的肉.体有勾人的资本,圣亚懵懂地觉得体内有电流穿过,喉咙发干,抑制不住咽了下唾沫。

    自己这是怎么了?

    眸色变深,化为浓郁漂亮的紫,回过神时,对方已经赤果地站到了他面前。

    圣亚比凌星云高半头,他不该畏惧对方,但心跳却莫名加速。

    他颔首,对上那双漂亮的黑眸,随后凌星云笑了,眸色如昼,主动搂上他的肩膀。

    圣亚藏在面具下的眉毛微微皱起,想抬手推开对方时,面具却被人快手地掀飞,紧接着湿唇附上,凌星云垫脚吻住了他。

    圣亚睁大蓝紫色的眼,隐藏在面具之下的,是比o还要精致美丽的面容,他的五官生来秀气,像极家中的omega父亲。

    因为这幅容貌,在未分化的十几年里,一直被家族当成o来抚养。

    圣亚.蓝斯的母亲和两个姐姐都是强大的女ahpla,家族已有合适继承人,母亲对幺子极为包容,从小让他在omega父亲的溺爱下成长,这导致他性格细腻腼腆的同时,又带有了点任性娇蛮。

    蓝斯家族有着悠久的历史,族内ahpla对配偶的要求十分严格。

    这种严格表现在家主子嗣诞生后,就会寻找干净的o,收拢进来一起抚养,当作子嗣的童养媳。

    但圣亚出生以来,就被预测成omega,家族便没为他准备,导致到现在他还没有找到适合干净的婚配人。

    蓝斯家族的人都很龟毛,而圣亚的洁癖更甚,这种洁癖不仅表现在生理上,也表现在精神上和感情上。

    要求配偶完全归属,要求对方从肉·体到感情的圣洁,这也是为什么从小寻找配偶,把人养在身边,唯有这样,才能确保配偶的感情干净。

    因此他绝不会允许自己被一个不熟悉不了解的人强吻,即便他觉得这人的身体很吸引自己。

    强大的ahpla推开了凌星云,宽大的手掌钳住了对方纤细的颈腕,即便脸长得再精致秀美,身体也比对方魁梧得多。

    眼前的人和他根本不是一个量级的,将人摁在墙上,看到落进泥里的面具,冷峻的表情扭曲了下,他的洁癖不许他将其捡起。

    “对我这么粗鲁,你不想摸摸我吗?”那人呜咽,挺起好看的肉.体,诱.惑圣亚。

    “你很脏,”圣亚的眸色暗了几分,上下打量对方的身体,像是在选购商品,表情极为挑剔。

    “里面是干净的,”那人绷直了背。

    “嘴。”

    “什么?”

    “是初吻吗?”圣亚不爽地加大力度。

    “当然是,”对方开始呼吸不畅,脸颊出潮红。

    “骗人,那个家伙是不是上过你,”圣亚眯起好看的眼,眼角的泪痣变得越发生动,他努力克制体内的谷欠望。

    那人听后,却是笑了,抚上他的手臂,一路到摸到脸颊,“你是说温泽吗?”

    “还有别人?”圣亚脸色难看。

    “当然没有,我怎么会让别人碰我,我只想吃你,”凌星云的脸上爬满红晕,不满地舔了下唇,“给我嘛,圣亚,就在这里。”

    圣亚沉默不语,冰紫色眼眸浮现动摇。

    “我只有你一个,现在要我,你会是第一个,也会是唯一一个,”凌星云轻笑,以为自己快要成功时,颈部的力气力量突然加重,顿时无法呼吸。

    圣亚身体有了反应,但眼神十分冰冷,他直接掐断了凌星云的脖子,喘气道:“我要回去调查清楚,我要知道你在那贫穷下等的星球里做过什么,等确定干净后,我会给你第一次的。”

    话毕,他无情抛下尸体,整个幻境开始坍塌。

    虚拟战场的圣亚开始恢复意识,朦胧之际,感觉旁边有陌生人靠近。

    他努力睁眼,看清了凌星云下刀杀人的动作。

    冷光滑过塞缪脆弱的颈部,大量鲜血蔓出。

    浓烈的血腥味,唤醒圣亚剩余的意识。

    塞缪早就忘却朝夕,全身心地沉浸在幻境中,突如起来的死亡,打断了这美好的一切,将他弹出了虚拟战场。

    从虚拟仓惊醒,五感如潮水褪去,他先是感到空虚,随后才恢复冷静,想起自己在幻境里的所作所为,觉得十分丢脸。

    那个恶心家伙真得是自己?他竟沉醉于低等谷欠望中。塞缪眼神变得十分难看,那个幻境坏了他的考试,绝顶天才的他竟然会在这样情况下身亡。

    要是被别人知道了……塞缪不敢再想下去,脸黑得像锅底。

    “诺德少爷?您还好吗?”监考老师看到塞缪的脸色,心中大骇,生怕触了对方霉头。

    “我没哪里不好,圣亚.蓝斯出来没?”塞缪扫了一眼隔壁的虚拟仓,里面躺的正是圣亚。

    “还没……诺德少爷,您这次的考试有遇到什么问题吗?”监考老师小心揣测。

    塞缪和圣亚的组合队伍是本届最强的存在,作为年级战斗组合公认的第一名,他们的实力有目共睹,不应该在考试第二天被淘汰掉出局。

    因此,监考老师怀疑是考试出现了问题,才让年级最强的学生提前淘汰。

    “我今天状态不好,”说起这个,塞缪就来气,但他不能随便地告诉外人,这要传出去了,诺德家族的脸还往哪里搁。

    此时的虚拟战场。

    杀死塞缪的凌星云,提着刀,打算一并解决掉旁边的圣亚。

    在靠近时,凌星云突然发现圣亚的呼吸频率不对,他立刻做出防御姿势,惊险地避开对方的偷袭。

    一击重击砸空,击碎地上的岩块。

    圣亚醒了!

    凌星云清楚自己与圣亚实力上的差距,常规的情况下,他无法单杀掉对方。

    但不代表他会输在这里。

    凌星云身形极为灵巧,几个侧身避开圣亚所有的攻击,借此空挡,拿走了对方身上的武器。

    圣亚被凌星云的身手惊到,按道理来说,a级体质的人不可能打得过自己。

    但凌星云依靠技巧和闪避,做到了。

    显然对方拥有丰富的战斗经验,在这狭小的空间里,圣亚的身体未完全恢复,连连受制。

    在环境的约束下,凌星云将灵巧的速攻发挥了极致。

    因为距离太短和空间太小,圣亚无法使用重武器装备,强力的爆破会造成巢穴的坍塌,被迫使用近身搏斗。

    就在圣亚犹豫时,凌星云开始双手持刀,灵巧攻来。

    “你身体没恢复,”凌星云说这话的时,左手的刀已经抵在圣亚的喉颈。

    没看清,是怎么过来的?!蓝紫色的眼眸写满了诧异。

    “等等,我们可以合作,你杀了我之后要怎么办,你已经没有队……”颈上一凉,温血涌出,飞溅染红了周围的泥壁。

    圣亚想打止血药,却对方用双腿缠住了身子,话根本没说完,对方就下手了。

    好狠。

    圣亚死死地盯着凌星云,染血冰冷的面孔,纯粹幽深的黑眸,小麦光泽的皮肤,像草原上最危险的野豹,带着极致的凛冽和杀气。

    原来这样的他才是真正的他,幻境中的他,不过是低劣谷欠望遐想出来的残次品。

    临死前,圣亚不得不称赞凌星云的杀伐果断,随后,他心里滑过一丝悔意,早知道那是纯粹的幻境,他就该好好享用凌星云的身体,反正醒了也没扳回局势。

    凌星云被圣亚死前的眼神吓到,带着极大的怨气,赤.裸裸舔舐在自己身上。

    身体死亡,圣亚的意识回到了虚拟舱内,他下来后,碰到了隔壁的塞缪。

    “你也出来了,是谁干的?”塞缪眯眼。

    “凌星云,”圣亚与他并肩,向考场外走。

    “什么?你看到是他干的?你居然输给他?”塞缪觉得这是天大的笑话。

    “至少我不像你,还沉溺于幻境中,”圣亚出言嘲讽他。

    塞缪知道圣亚也陷入了幻境,但对方能在关键时刻醒来,显然是克制住了,虽然不知道对方幻觉是什么内容。

    但自己碰到幻境很离谱,只要是正常的男人都克制不住吧。塞缪拼命的为自己找借口,但脸上的表情变得越来越难看。

    “我的幻境是bug,我会找设计员反应的,”塞缪咬牙。

    “随便你,”圣亚不以为然。

    走到室外,温暖的阳光落下,圣亚望着干净湛蓝的天空,对塞缪说:“近期我要回家族一趟,打算请段长假。”

    虚拟战场内。

    凌星云解决掉最后的敌人,成功夺得两千多的积分。

    他收刮走尸体身上的装备药物,立刻离开了这个潮湿阴暗的虫巢。

    谁知道什么时候会有新的敌人进来,有了这么多积分,凌星云计划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

    靠着记忆,他很快找好了藏身的位置。

    守完余剩的五天,他的队伍就能获得本次考试的第一名。

    这次运气不错,除了那个糟糕透顶的幻境,其余的,凌星云都能接受,也感谢塞缪小队把温泽送走了,省得他再麻烦一道。

    凌星云现在烦死温泽了,就算塞缪不弄死这厮,他醒来第一件事也是要打死对方。

    想到出去后,还要面对这家伙,凌星云就感到头疼。现在才二年级,温泽就看上了他,不要脸地在幻境里动手动脚。

    凌星云知道自己没有背景,如果和温泽直接闹崩,结局会像之前那样,又会被对方手强娶回家。

    他计划先不捅破这层关系,装作什么都发生,转用温和的手段远离温泽。

    考试的后五天,温泽都守在外面等待凌星云,他不知道对方在战场里遇到什么。

    为什么这么久了,都还没出来,难道凌星云被敌人俘获了?

    敌人会用什么手段对付星云?星云长得那么好看,人虫都想玷污他,万一别的学生也这样……想到这里,温泽就夜不能寐,短短几天瘦了好几斤。

    这期间,温泽还碰到了同样退出战场的塞缪,见到对方时,他还有些惊讶,毕竟这人是年级最强的存在,居然没撑到考试结束就被淘汰了,实在是稀奇。

    按道理来说,温泽和塞缪除了同寝,再无任何交集。

    可塞缪在看到他后,脸色就变得很臭,温泽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对方,刚好,他也不喜欢这个心眼小屁事多又嘴臭的贵族公子。

    至于塞缪,他也不清楚为什么看到温泽就来气,想到战场里,这个人抱着凌星云的恶心样子,他就能猜到对方在幻境里做了什么!

    严重双标的塞缪,完全不检讨自己也干了和温泽一样的事。

    今天,塞缪预约了这次考试的设计教授,他见时间将近,便先放过温泽,计划着日后再找对方麻烦。

    塞缪作为诺德家族的继承人,设计教授见到他后,表现的十分客气。

    “诺德少爷,你觉得这次考试哪里问题?你收到你的讯息后,觉得还是当面和你聊一下,”克里亚教授是设计这次考试内容的人。

    老教授年过半百,声望显赫,是彼有学识的学者,他表情和蔼,长得十分面善。

    “这次的ss级怪物——人虫,是教授您设计的吧。我们在成功击杀了它,但尸体却释放出一种能让人致幻的气味,按道理来说怪物已经死亡,我们也及时注射了解毒剂,为什么还会被拖进幻境里,”塞缪一坐下,就提出了自己的疑惑。

    塞缪当然不会告诉教授,自己在幻境里上了一个低贱的下等人,而那人还是他的同寝的室友兼校友!鬼知道开学以来,他们才见过几面,自己怎么可能对那下等人产生兴趣!

    真是见鬼的,绝对是系统的bug。

    “诺德少爷,你说得有道理,看来系统确实是有点问题,”克里亚教授顺着塞缪的话往下说,眼看这位贵公子不高兴,他没理由去触对方的霉头。

    “要不是因为这个幻境,我也不会被人偷袭,提前退出了考试,”说到这里,塞缪就十分不爽,杀死他的人竟然还是那个下等人。

    到今天,已经是第五天了,凌星云还在战场里,照这样下去,对方肯定会夺得考试的第一名。

    塞缪想想,心里就不平衡。

    “能说说你在幻境里看到了什么?诺德少爷,你这么聪明,应该很快就能发现那是幻境,按道理来说,幻境被人识破后,就会迅速瓦解。”

    “所以这就是bug所在,我已经完全意识到那是幻境了,可就是出不来,”塞缪当然不会说自己发现后,还沉浸到了其中,他就咬死这是bug。

    “这样……那你在幻境里,有看到别的人吗?因为这个幻境很可能不是你想象出来的,只有想象幻境的主体意识到它是虚假的,幻境才会崩塌,”克里亚教授详细地为塞缪讲解了幻境运作的原理。

    很显然,这是温泽和凌星云的双人幻境的原理。

    塞缪的是单人幻境,属于另一种运算模式。

    这确实是系统ai计算时,出了一点小bug。

    因为塞缪刻意隐瞒,克里亚教授并没能发现,在这样的巧合下,他将学生的思维引入了一个误区。

    “幻境里,我确实见到了别的学生……你意思是,这个幻境是他创造出来的?”

    “那个学生是谁?如果他和你一样吸入了气体,陷入昏迷,那确实是有这个可能,”克里亚教授严谨地用了“可能”这个字眼。

    但传到塞缪耳里就变成了肯定。

    “那个学生当时也在场,确实和我一样处于昏迷,”塞缪立刻咬定是凌星云创造了那个破廉耻的幻境,为了把他困住,而故意伪装勾引自己,从而接机杀害他们。

    “诺德少爷,你现在要去哪儿?”克里亚教授看他急不可耐地起身往外走。

    “谢谢你,教授,我现在已经完全弄清楚了。不过你这次设计的怪物确实有bug,希望你能在这个基础上进行优化。不然,我会给理事会提建议,”塞缪走之前,还不忘敲打教授。

    这位贵公子的心眼比针尖还小,但凡让他感觉到一点不爽,他都要狠狠地反击回去。

    回去的路上,塞缪回想起幻境里的内容,就觉得全身发烫,果然是低等星球来的下等人,竟然用这种手段掠夺名次。

    旁边路过的学生都惊奇地发现,诺德少爷羞红着脸,一路走神地往回走。

    考试的后五天,凌星云有惊无险地熬到了考试结束。

    他刚从虚拟仓出来,就听到了监考老师的贺喜。

    “恭喜你同学,完成了本次考试。”

    只要是能撑到最后的学生,不管如何,都会获得不错的学分,肯定比提前淘汰的学生要好。

    因此,在不知道凌星云积分的情况下,监考老师还是向他投来了最大的善意。

    “谢谢,”凌星云向老师点头道谢,心情不错地离开了考场。

    刚走到室外,就遇到了温泽。

    凌星云看到他,就头大。

    “凌星云,你终于出来了。”

    “你好厉害,一个人完成了考试,你在里面没受伤吧?他们把我杀了后,有没有对你做什么?”温泽特别关心凌星云,幻境之后,他虽羞恼地不知道怎么面对对方,但现在看到了人,所有忧虑都被迅速抛到了脑后。

    “我杀了他们夺了积分,这次考试我们是第一名,”凌星云淡淡地回答。

    “第一名!你果然厉害,反而是我拖了你后腿,”温泽不确定幻境里的凌星云是不是本人,想知道对方有没有那段的记忆。

    不过就算凌星云有记忆,温泽也不敢捅破这层关系。

    凌星云看了温泽几眼,就猜出对方的想法。这时候的温泽,远没有五年后那么不要脸,看起来还比较好对付。

    凌星云不想再和温泽混在一起,得想个办法和对方分开。

    第一步,就是解散队伍更换队友。

    此时的温泽还没发现凌星云对自己起了疏远的念头。
推荐阅读: 重力使被加载剧本后 披着马甲带飞全场也不掉马 替身文里的下岗白月光 继承凶宅道观后我火了 在爸爸带娃节目里当对照组 快奶我一口[电竞] 穿成病弱炮灰女配后成了所有人的白月光 被渣后,小正君重生了 横滨文豪今天写作了没 小霸王和美先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