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五六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惊悚学院(穿书) > 第 23 章

第 23 章

作品:惊悚学院(穿书) 作者:颜昭晗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那天晚上,陶乐思又做梦了。

    因为在练舞室里和希尔达谈过芭蕾舞剧《珠宝》,她起先果真梦到了很多珠宝,钻石、祖母绿、琥珀、珍珠、红宝石,它们堆在一座神殿的地板上,熠熠生辉。一转眼,神殿开始崩塌,光线转暗,那些宝石也失去了光彩。陶乐思定睛一看,哪里是珠宝,是一堆一堆绞缠在一起、五彩斑斓的毒蛇。

    她吓得转身就跑,从神殿的一条走廊里,又跑到了另外一个大殿。那里光线昏暗,她看到索莎娜站在其中,银白的长发上戴着一顶美丽的红色王冠。在她的身旁,默立着一个巨大的怪兽,不过怪兽隐没在阴影之中,看不太清楚。

    “凯瑟琳·克莱曼,她伤害了你,对吗?”索莎娜对她说,声音好像从很远的地方传过来。

    一具苍白的死尸出现在大殿黑色的地砖上,正是陶乐思的同学凯瑟琳。她的脖颈、腹部、大腿有好几道深可见骨的伤痕,血液顺着地砖缝隙缓缓朝着索莎娜流去,眼看就要流干了全身的血。

    在梦中,索莎娜出现在陶乐思面前,与她几乎脸贴着脸。陶乐思发现索莎娜戴着的王冠是荆棘所编织而成,上面缠绕、悬挂着人的内脏,被鲜血染成了红色。

    陶乐思一下子就从床上坐了起来。

    天刚蒙蒙亮,天空是淡灰色的,窗户玻璃上凝了一层水汽。索莎娜挤在床铺的另外一边,好像睡得不是很安稳。

    “昨晚真够受的,又做了一晚上的噩梦,”早晨洗漱时,索莎娜对陶乐思说,她转头确认了一下附近没有人,随后悄声说,“我梦见我吸干了凯瑟琳的血。”

    “那只是一个噩梦而已,”陶乐思安慰道,“别理凯瑟琳了,她要是再往我的门上贴witch的纸条,我们就去买油漆在她的门上写一个大大的bitch好吗?”

    两人按时来到了练舞室。陶乐思无视女生们戒备或是敌意的目光,径直走到钢琴前坐下。这时候,她看到了人群中的凯瑟琳,她觉得凯瑟琳脸色很不好。

    一个上午的舞蹈课很快就结束了。希尔达对学生们的舞蹈进展表示满意,同时关心了一下凯瑟琳的身体状况,然后就提前下课了。

    陶乐思收拾收拾东西准备走人,和索莎娜一起去吃饭,有几个女生已经从练舞室走了出去,忽然听到有个女生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马上,尖叫声就此起彼伏地响了起来。

    陶乐思和索莎娜跑到练舞室门口,挤开围到一起的人群,朝外看去。

    练舞室外面是一条走廊,走廊连着教学楼的大厅。大厅中央,不知何时被人放置了一把椅子,上面坐着一个女孩,正是前两天冒雨离开学校的艾米莉亚。她垂着头,好像睡着了一般。但她的衣服上沾满了发黑的血液,证明她早已没有任何生命的气息。

    陶乐思讶异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她发现,在艾米莉亚血迹斑驳的衣服上,闪着一点银色的光。一条项链戴在她的脖子上,项链下方坠着一个旧挂坠盒,上面有一个马头的图案。

    她往前又挤了几步,还想要再看得清楚一点,瓦格纳女士已经快步走来,从身体挡住了学生们的视线。

    “现在,都回到自己的房间去,姑娘们,先生们,还有你,汉斯·舒尔茨,立刻转身回去——”

    这事儿不是离谱,而是相当离谱。

    “这是怎么回事?我知道艾米莉亚凶多吉少,但是她的尸体怎么会出现在学院的大厅?”陶乐思第n次逼问艾斯比。

    原著中,艾米莉亚逃离了学校,因此被女巫们处死。她的尸体一直藏在密室的刑房之中,用以最终的祭祀。原著中可并没有艾米莉亚的尸体从大厅里冒出来的桥段。

    “桃乐丝,ball ball您不要再问了,我真的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哪里出问题了,我也不明白哪里出差错了,您就当我死机了成吗?”艾斯比的声音很沮丧,听得出他大概真的也是懵的。

    接下来,只要陶乐思向艾斯比提问,艾斯比就开始唱《电脑死机之歌》。

    下午的课全部暂停了,学校暂时被封锁,来了许多警察,学生们被要求全部呆在自己的房间中,没有批准不得出门。两名警官挨个和女生们谈话,询问艾米莉亚的失踪前后的相关情况。

    陶乐思在自己的房间里坐立不安。

    安娜的失踪和亨利的死已经让希尔达接受了一次调查,这回艾米莉亚可是直接死在学校大厅,不管怎么样,作为康拉德的校长,都够希尔达喝上一壶。

    但是,这件事从头到尾都透露着不对劲。

    女巫们做事一直隐秘诡谲,在召唤出赫卡忒母神之前,她们最重要的是隐蔽起来、保护自己。把尸体扔到大厅里是□□的行为,不是女巫。

    难道是女巫内部已经分裂了,有的女巫看不惯希尔达的所作所为,希望能够引起警方的注意,逮捕希尔达,好让自己当老大?

    从这个思路来说,瓦格纳女士的嫌疑就很大了。不过这不合理,瓦格纳女士也是女巫中的骨干成员,学院的秘密被完全大白天下之后,她不仅捞不到更多的好处,还可以跟希尔达去当狱友。

    艾米莉亚尸体上的那条项链……那个挂坠盒……陶乐思提醒着自己。

    索莎娜发烧的时候,曾经一直惦记着这条在旧货店里看到的项链。陶乐思想要为她买下来,却被克劳迪娅先一步买走,然后克劳迪娅把项链送给了陶乐思。

    当索莎娜退烧之后,她又完全不记得这条项链了,之后陶乐思就随便把项链放到了自己房间的抽屉里,再没有留意过。鉴于她很少锁宿舍门,而且安娜的信封也被艾米莉亚拿走过,所以项链被哪个女生顺走,应该不奇怪。

    挂坠盒出现在艾米莉亚的尸体上,就很奇怪了。

    陶乐思在房间里坐了一会儿,想要拿起一本小说看,但完全看不进去。过了几分钟,两名警官敲门进来。

    大概是有学生已经向他们反映过艾米莉亚离开学校前和陶乐思发生过冲突,所以警察询问陶乐思问得格外仔细。

    陶乐思一边心不在焉地回答着警察的问题,一边思索着艾米莉亚的尸体突然出现是怎么回事,谁又是始作俑者。

    把尸体放在教学楼大厅里的人目的很清楚,就是制造混乱。如果这一切事情都可以不发生,此人的目的岂不就落空了?

    当然,陶乐思只是这样想想而已,但当她冒出“这一切都可以不发生”的念头时,忽然产生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

    这一切可以不发生……即使发生了,也能够被改变……人的记忆可以被篡改,许多人的记忆也可以同时篡改……集体幻觉……宗教,祭祀仪式……

    陶乐思陷入这种无意义的假设之中,无法自控,甚至感觉自己不能把注意力集中在警察的问话中。她仿佛看到眼前有光影在闪动,噩梦中的画面重现,盘踞在一起的五彩斑斓的蛇,还有那个三头的怪物。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坐在陶乐思对面的两名警察的态度突然从严肃变为和蔼,速度之快,跟川剧变脸一样。一直皱着眉头在本子上记录的那位警察面容舒展开了,而另一名警察则傻笑了起来,好像是被催眠了。

    “没错,恩格尔小姐,这些都一定是一场误会。关于有人恶作剧,把假人摆放在学校大厅里这件事,我们会查清楚的。很抱歉耽误你的时间,我们需要再跟负责人谈谈。”其中一名警察说。

    说罢,两名警察起身,匆匆离开了她的房间。

    陶乐思彻底懵了。

    快到晚饭时间,学校里已经一切都恢复了正常。

    关于白天的风波,现在学生中间一致认同的版本是:不知道是谁,把一具时装店里的假人模特套了一件旧衣服,还洒了些红颜料冒充血迹,放在学院大厅里。老师们误以为是死尸,报了警之后才发现是一场误会。

    所有的学生对此都深信不疑,丝毫不曾怀疑他们的记忆被篡改过。毕竟,恶作剧比篡改记忆听起来要合理得多。

    陶乐思没有去吃晚饭,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躺在床上,反反复复地思索着。

    “我到底做了什么?”

    唱了一天死机之歌的艾斯比终于活了过来:“桃乐丝小姐,这不是很好理解吗?您改掉了全校学生和警察的记忆,让一场骇人听闻的凶杀案变成了一场吓唬人的恶作剧。”

    “可是我为什么能改掉别人的记忆?这不是个恐怖小说吗?原著中桃乐丝就有这样的能力吗?”

    陶乐思正在质问艾斯比,她房间的门忽然被推开了。

    她以为是索莎娜,欠了欠身准备起床,结果却惊讶地发现,进来的人是希尔达。

    希尔达面色疲惫。她还穿着那身黑裙子,走进来的时候,没有一点声音。

    之前一直只有陶乐思去找希尔达的份,希尔达可从来没有主动来找过陶乐思。

    天色黑了,两个人都没有去开灯,任由夜色一点一点吞噬这个房间。陶乐思依然躺在床上,希尔达走到她的床边坐下来,望向窗外。夜晚也是雾蒙蒙的,远处的建筑光亮有一点透进来,陶乐思抬起眼睛,只能看到希尔达身影的轮廓。

    “今天,”在逐渐坠入黑夜的沉默之中,希尔达终于开口了,“今天的事情,谢谢你。”
推荐阅读: 重力使被加载剧本后 披着马甲带飞全场也不掉马 替身文里的下岗白月光 继承凶宅道观后我火了 在爸爸带娃节目里当对照组 快奶我一口[电竞] 穿成病弱炮灰女配后成了所有人的白月光 被渣后,小正君重生了 横滨文豪今天写作了没 小霸王和美先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