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五六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披着马甲带飞全场也不掉马 > 驯服?(已修文)

驯服?(已修文)

作品:披着马甲带飞全场也不掉马 作者:朝西猫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浮光将马尾拆散落,祥云纹的缎子落地没人拾起,长长的银色头发从肩头如同瀑布倾泻,她趴在散地的长发里,重新睁开眼睛,低声说:“以后秋生要用能量,不要给他,告诉我。”

    系统被美人休憩的画面一时间迷晕了眼:[好的。]

    从降临到这个世界开始,浮光就很少能休息好,玉藻前和曼珠沙华铺垫好,就可以稍微休息一段时间,顺便跟在秋生身边收集信息,还可以顺带保护他。

    浮光感觉到头又在发疼,她不是一个喜欢用脑子思考的人,这几天却用脑过度了。

    “秋生几点回来?”

    [根据计算,在晚上八点半,误差不超过五分钟。]

    “统子,你能屏蔽我的痛觉吗?”

    [不行。式神无法修改数据。]

    浮光闻言,微不可见地笑了笑,彻底放松自己,卸了全部力气,埋进手肘里:“也是,等秋生回来再叫醒我,勉强休息休息。”

    黑夜携带星光而来,混沌之城重新恢复了热闹。

    结束会议的秋生迈出暗色建筑的门,他抬头看建筑上的标志,一朵白蔷薇,压在暗色的建筑上,如同白与黑,一小片的白和一大片的黑。

    “大人。”

    雨女身后跟着抬着轿子的小妖怪们,秋生坐回轿子上,疲惫地捏了捏鼻根,他的一举一动全被人盯着,只能装鸵鸟,憋出几个字,装神秘让对方摸不清。回去以后,得多看多练说话的技巧,不能再陷入被动,不然总会被识破。

    小妖怪专门挑妖怪街道走,五颜六色的光混着各种各样颜色的妖气,扑在店铺周围,大量浓郁的香气充斥鼻翼,浓而不呛人。

    蓝色衣服的女人朝秋生妩媚一笑,高高的发髻缀着红色流苏,她拿着圆扇挡住半边脸,犹有琵琶半遮面的感觉。

    雨女似乎是误会什么,她问秋生要不要寝当番。

    秋生:“……不。”

    跨过三个区,秋生回到首领府。

    吃了饭,再批几份公文,雨女托着干净的衣物请秋生沐浴。舒舒服服泡了个澡的秋生看着摆水果盘心不在焉的雨女,主动询问她发生了什么事。

    雨女犹豫再三,才出声:“大人,之前是我多虑了。”

    “何事多虑?”

    “我以为大人禁欲过久,所以提议了寝当番,却不曾想……是雨女之过。”雨女虽是这么说,但她又想了想,以秋生屋子里的大人的容貌,着实不太适合出现在其他人面前。

    那样的美貌。

    也难怪秋生大人从来不让除他以外的人接近屋子,大概今日大人太累了,才会让她去屋子里拿换洗的衣物。

    秋生看雨女含含糊糊,以为她不好意思:“我确实不需要寝当番。”

    “雨女还有一件事,不知道当不当讲。”雨女脸色微红。

    秋生眨了一眼,他内心有些慌张,不会吧,雨女不会喜欢上了我?

    “那位大人何不出屋子,一直待在房间里也许会很寂寞。”

    秋生吃水果的手蹲住:“那位大人?”

    “您让我去拿衣物,雨女便看见了。”

    所以你究竟看见了啥。

    秋生的手微微颤抖。

    他好像,大概,确实明白了什么意思。

    于是他不动声色地转移话题:“今晚月色不错,快去休息吧。”

    雨女看出来秋生的意思,她稍稍冷静,起身退下。等到雨女离开,秋生就关了书房的门,他穿过走廊,灯笼闪着火光,他的影子被拉长,逐渐变淡。

    属于秋生的屋子黑暗一片,他推开门,月光穿过门缝,投在屋里。

    银白色华服落在地面上,月光投在上面,闪着微微的月白色的光。秋生顺着衣服往上看,银白色的长发凌乱铺开,躺着的人听到声音,他缓慢撑起身体,看向秋生。

    秋生顿时失声。

    白色睫毛下是淡蓝色的眼睛,如同璀璨星河,此时这双眼睛正在看着自己。

    “主人,我回来了。”

    [好看吧?]

    系统冒了出来。

    秋生被系统的声音拉回神,不自然地又看了看三日月宗近,他有一种雌雄莫辨的美丽,微微突出的喉结旁边有一枚弯月印记,他抬头时正好能看见。

    “好看。”秋生说。

    三日月宗近却是又笑了,冰冷的气息,乖巧的笑容,奇异地糅合在一起,呈现在秋生面前:“主人。”

    秋生掐了掐虎口,他别开眼睛,以免自己被晃了眼:“不要睡在地板上,地上凉。”

    “主人。”

    “他是不是只会叫主人两个字?”秋生问系统。

    [三日月宗近,性格温润。]

    你是不是也只会说这句话。

    秋生无奈,朝三日月宗近伸出手,他微微弯腰以便三日月宗近更好地拉住他的手站起来。

    三日月宗近握住秋生伸出的手,在秋生不可思议的目光下,将他拉进了自己的怀里。三日月声音很低:“我很久没来看您了,主人。”

    三日月宗近怀抱冰冷,秋生没感觉到任何的柔软,他吃惊地抬头,感觉到额角有冰冷的东西触碰了一下,三日月贴了贴他的额角。

    “他把我当做谁了?”

    [可能是妈妈吧。]

    “系统,你变了。”

    心情好的系统没有反驳,它继续默默地看戏,任秋生怎么呼唤都不再出现。

    秋生试图挣脱出三日月宗近的怀抱,很容易地成功,他才发现原来三日月只是虚虚抱着他,小心翼翼地将他罩在怀里,并没有用多大的力气。

    这样的发现让秋生有些愣神,他看着美丽的式神眼睛剔透,没有半点杂质,那句我不是你原来的主人的话怎么也出不了口。

    “最近有些忙,快起来,去床上睡。”

    秋生看着三日月宗近听他的话,向着床爬行,四肢着地,缓慢地爬行着。

    秋生:“!”

    他连忙制止了三日月宗近的行动:“你不能行走吗?”

    三日月宗近不明白地微微偏过脸:“主人要敲断我的腿。”

    不对问题的回答令秋生一瞬间仿佛血液凝固,他感觉声音仿佛不是自己能够发出的声音:“谁要敲断你的腿?”

    ……

    跟着齐式齐梦回家的满斋星还是很虚弱,他躺在沙发上,脸色惨白。齐梦给他倒了一杯温水:“快死了吗?我可以坐小孩子那桌。”

    满斋星接过水,小心喝了半杯水,他缓了缓才笑着说:“不劳你多费心,好的差不多了。”

    灯被打开,电视也被打开,客厅顿时有了家的热闹。齐式把遥控器放在桌子上,然后伸手弹了齐梦额头:“不要阴阳怪气,以后嫁不出去。”

    没能顺利躲过齐式一击的齐梦捂住变红的额头,冷笑:“我哥哥都没有异性朋友,我暂时也不是很愁。”

    “你有你有你有你有呗?小心你的后路就是我的路。”齐式系上围裙,打开冰箱拿冰冻的蔬菜,一边和齐梦吵。

    “我当然有。”

    满斋星假装咳嗽:“除了我,也有?”

    “除了你也有,还有你是黑名单。”

    “温馨提醒,哥哥可不算异性朋友。”

    “当然。我说的异性朋友,不是「门」的同事,也不是无良哥哥,而是一个朋友。”

    齐式来了兴趣:“帅吗?”

    努力回想郁钰的齐梦点了点头:“帅。”

    “不容易啊,能得到你的嘉奖。那他大多,性格怎么样,家里情况?”

    “齐某人,这是朋友,不是相亲。他才成年呢,性格很可爱,家里就他一个人。”

    齐式把水龙头扭开:“可以啊,齐梦,这么忙还能找这么好的条件的人,刚刚成年也还可以,再养个几年,就开花结果了。”

    满斋星没说话,笑得很大声。

    “满斋星,伤好了?”

    “没。”

    “哦,没好回家去,省的我看到你心烦。”

    齐式开好火,走出厨房,他拿东西没有看齐梦:“不要欺负人家斋星。”

    “趁他病,要他命,我座右铭。谁让他愣头青就去挑衅曼珠沙华。”

    “斋星,炖排骨可以吗?”

    “齐哥,我都可以。”

    齐梦提了一嘴:“不要放枸杞谢谢。”

    “知道了,你别再去欺负斋星,要么补个觉要么看个电视,不准打游戏。”

    “为什么不准打游戏诶,你这是霸权主义。”

    齐式摇摇手上放满枸杞的罐子,他对着齐梦露出八颗牙齿的微笑:“衣食父母为大,还有你打游戏的时候不知道自己什么样吗?会吵到斋星的。”

    齐梦:“嘁。”
推荐阅读: 重力使被加载剧本后 披着马甲带飞全场也不掉马 替身文里的下岗白月光 继承凶宅道观后我火了 在爸爸带娃节目里当对照组 快奶我一口[电竞] 穿成病弱炮灰女配后成了所有人的白月光 被渣后,小正君重生了 横滨文豪今天写作了没 小霸王和美先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