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五六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过分偏执 > 第14章

第14章

作品:过分偏执 作者:初茶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周六定好了房子,周日上午时念又跑去市中心最大的家具市场,选好了卧室的床、梳妆台、客厅的沙发、茶几还给书房定制了一套书桌。

    付了定金,留了手机号,只等江都那边手续齐全了,她就打电话过来,这边的家具公司会直接送货上门还负责安装。

    至于其他的一些东西,她打算等以后慢慢购置。

    下午的时候回了趟办公室写了会儿材料,准备去实验室,结果刚到实验室门口就吃了一惊。

    这人也太太太太太多了吧。

    1号楼13楼的中心实验室是公用实验室,是他们医院最大的实验室,少说也有一百四十多平,现在竟然挤满了人?

    要和这么多人挤在一起做实验吗?

    她只想自己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做实验啊......

    时念歪着脑袋,靠在实验室门上,犹豫着是做实验还是回去。

    “师姐,”冷不丁地跑过来一个女生,穿着白大褂,戴着口罩,手上还拿了几个ep管,看到她时,一脸兴奋道:“师姐,你也是来做实验的吗?”

    时念愣了几秒,才认出来这女生,她是陈主任的学生,算是课题组的小师妹吧。平时基本上就在实验室,一般像她们的课题申请下来,有时候会直接交给下面的学生做。

    这样学生能毕业,课题也能结业,当然,前提是都顺利的情况下。

    “哦,我就是”时念站直了身子,清了清嗓子,“过来随便”

    话还没说完,就被这人给拉了过去,指着实验台上的一排加样板,跟她撒娇道:

    “师姐,你快帮我看看,怎么回事儿啊?我都是按照实验步骤做得怎么都出不来结果,你快点儿帮帮我吧,求你了,求你了,亲师姐、好师姐......”

    时念哆嗦了下身子,急忙抬手打断她的话:

    “好好好,我给你看看怎么回事儿。”

    “师姐你真好,”小姑娘说着挽着她胳膊,脑袋一歪,靠在她肩膀上,“你可太好了,我就知道你肯定帮我!”

    时念干笑了两声,艰难地把胳膊抽了出来,催促她:

    “你去把你样本重新拿过来再做一遍,我看看你是不是哪一步出问题了。”

    “好!”

    小姑娘蹦蹦跳跳地跑了出去,时念这才松了口气。

    她最怕别人和她撒娇了,不管是男的女的,一撒娇她就有点儿招架不住,不知所措。

    她自己不会撒娇,更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别人撒娇。

    时念从旁边拉了个凳子过来,身后站着的人吵吵嚷嚷的,实验室人太多了就这点儿不好,边做实验边聊天,天南海北的什么都能扯上一句,说话声音快赶上隔壁实验室最吵的那台组织研磨机了。

    “我还以为你不做实验了呢。”

    身边忽然响起一道声音,时念抬头。

    季师兄?

    季师兄是心内科的,也是他们副院长跟前的红人,比时念大了几岁,研究生和时念是同一个学校毕业的,时念刚来医院还不太熟悉的时候,季师兄帮了她几次。

    因为不在一个科室,平时见得也不多,偶尔就是在实验室能碰到。

    “季师兄?”时念回过神来,说着就要起身,被季明博按住了肩膀,笑道:“你坐就是了,我是男生你是女生哪能让女生站着。”

    说完冲着时念眨了眨眼,食指放在唇边,弯腰凑近了些,低声道:

    “嘘,可别被他们听到,不然我这一把年纪了还说自己是男生,让人家听到了估计要笑掉大牙了。”

    “噗嗤——”

    时念忍不住笑了出来,漂亮的眼睛弯成了好看的月牙形,长长的睫毛像小扇子一般,忽闪忽闪的。

    “怎么会?季师兄不要这么想,你可是咱们医院最受欢迎的年轻男医生,”时念说着竖起大拇指,夸道:“很帅的。”

    年轻又有前途,她就算不怎么打听,也知道包括副院长在内的好几个科主任都想让他做女婿呢!

    “是吗?”季明博看着面前笑靥如花的女人,扬唇,故意说道:“不是之一吗?”

    时念弯着眼睛,抿了下唇瓣,没有回答。

    她记得之前科室的小护士们好像提到过医院内部最受欢迎的几位男神,季师兄也是榜上有名的。

    真要严格讲得话,确实是最受欢迎的年轻男医生......之一。

    季明博气笑了,“你就不能假意安慰一下我这个单身多年的老男人?”

    他算是发现了,时念这姑娘真不愧是最有耐性的医生了,要么不开口,要么开了口就一定只说实话,医生里面估计就她最实诚了。

    正好小师妹取了样本回来,时念起身,让她坐在这里做实验,她站在一旁看着,季明博站在另一侧,和她聊着天。

    “你们陈主任什么时候回来?”

    他感觉时念最近没怎么做实验,估计就是因为她们主任不在,她大部分时间都要在科里忙事情。

    时念戴了手套,给她师妹调试剂浓度,随口道:

    “下周吧。”

    陈主任给她发的消息是下周四,让她订周五的酒店,科室聚餐。

    “她一回来你应该就轻松很多了吧。”

    时念笑:“还好,其实我们科室你都知道的,夜班比较累,白天的话其实还好。”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有时候产妇就爱在半夜生,所以她们科室一般都是夜班比较累,遇到两个生的几乎整个晚上都不能睡觉。

    白天的话其实倒也还好,毕竟科室还有不少的进修医生和规培实习的,下面的杂活儿基本都不用她做。

    季明博点点头,顺手帮她换了下液。

    “我听副院长的意思是,如果今年科研资金到位,估计明年新的科研大楼就能建成,到时候实验条件肯定比现在好。”

    “是吗?”时念接了过来,抬眼看他,有些惊讶道:“怎么没听通知?”

    按照他们院长那种爱炫耀的性格,要是科研大楼能启动开建,早就应该在会议上提了,说不定院内广播都恨不得天天播报呢,怎么会到现在都没听动静?

    季明博笑:“这不是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吗?”

    毕竟科研大楼可不是随随便便都能盖的,要花钱买地皮,要设计好然后再盖,最后的最后就是实验室的那些仪器,最便宜的也要四五十万,大几百万的都是常见的,几千万的也不在少数。

    更不要说像他们这种综合性医院,科研大楼几乎要满足每个科室的需要,很多仪器不可能只买一台公用,每个科室都想要新的最好的。

    实际算下来,一栋科研大楼投资没有几十个亿根本拿不下来,他们医院其实申请了好几年,只是一直都没能申请下来罢了。

    “要是有新的科研大楼那可就太好了,”正做实验的小师妹抬头看着两人,“是吧?”他们这边实在是有点儿挤,尤其是到了周末休息的时候,简直不要太多人。

    “对。”

    季明博看着时念,一直低头给她师妹做实验,一步一步地教,耐心又细心,几乎没有分心给他过一个眼神。

    心底微微叹了口气,敛了神,说道:

    “那我先过去了。”

    “嗯嗯,好,”时念没抬头,蹲下身盯着样板,一点一点小心加样,特意和身边坐着的小师妹说道:“你下次加的时候,枪头不要伸到底部,贴着壁,慢慢加。”

    时念给她加了一排孔,解释说:

    “因为你一次加不到5ul,这个量本身很小,如果哪个孔里面你枪头没打全,或者是打得太快,凝在底部了,误差就会很大的,所以一定要慢慢加,加完之后看一下你的枪头,确保完全都打进去了才可以,明白吗?”

    师妹手腕支着下巴,歪头看时念:

    “师姐,你有没有感觉季师兄喜欢你啊。”

    “或者你可以先加”话说到一半儿顿住,时念转头,“......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我有啊,”师妹笑眯眯道:“我听你说了,就是慢慢加,贴壁加嘛,我记住了。”

    说着从时念手里接过移液枪,忍不住又说了一遍,“师姐,刚刚季师兄是专门过来找你聊天的,你没感觉吗?”

    时念很是无奈,摘了手套,点着她的脑袋,“你好好做实验,别想这些有的没的,嗯?”

    她和季师兄又不是第一年认识,季师兄平时对她也算照顾,但都是普通朋友之间,哪有她们这些小姑娘想得那么复杂。

    “以后这话可不能乱说,”时念走之前叮嘱她,“记住了吗?”

    毕竟季师兄可是医院几个科室主任钦点的备选女婿,她可不想到时候医院内部传出点儿什么来,那可就真的冤死了。

    “记住了,”小师妹扁扁嘴,嘟囔道:“本来就是嘛,我又没说错。”

    ——

    江都那边的办事效率比时念想得要快多了,她原本还想估计要到等着她们主任回来之后,她才能搬进去的,没想到周一就给她打电话,告诉她可以住进去了。

    甚至可以先住房再付款。

    时念懵了好一会儿,倒是没怎么耽搁,周二就把钱打了过去,购房合同、银行信贷和工资流水账单之类的基本上也都一天搞定了。

    周三下午请了假,让家居公司把东西搬进去。

    “小心小心,我先开门,”时念先一步下了电梯,开了门,站在一旁,脚抵着门板,包包还挂在身上,“慢点儿,慢点儿,不着急的,慢点儿。”

    床是最大的,也是最难搞的,尤其是从外面搬进去的时候,门那里最难进了,两个人站在里面,两个人站在外面,扶着对角。

    因为搬新家又搬家具,时念有点儿小兴奋,在外面绕过那两人一会儿跑左边看看,一会儿又跑右边瞧瞧,时不时还要蹲下去看一眼有没有被蹭到。

    “别别别,别再往上了,”里面的两个工人喊道:“上面有门板,已经抵住了。”

    搬床进去肯定是倾斜式的,主要就是调整角度,几个人在那里尝试了有一会儿。

    时念忍不住整个人蹲了下去,脑袋都快挨着地面,看着床和下面的门框之间的距离,瞎指挥着:

    “得再高点儿,碰到了碰到了,我看快要碰到了。”

    “不会,碰不到的。”

    “有,真的快碰到了。”

    “不会的。”

    “真的真的,”时念说着又低了脑袋,感觉脸都要擦着地面了,整个人半跪在地上,眯着一只眼地看着里面那道缝儿,“肯定再多”

    正说着,就看到整个床斜着进去了。

    稳稳的,完全没有擦到下面的门框。

    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就听到脑袋上面响起一道声音:

    “确实没碰到吧。”

    时念:......刚刚不是那几个干活儿的工人在跟她说话吗?

    时念慢吞吞地抬头,意外又不意外地看到面前居高临下站着的男人,好死不死的,身子莫名一软,“扑通”一声直接扑在地上。

    “呸呸呸”

    吃了一嘴的灰。
推荐阅读: 重力使被加载剧本后 披着马甲带飞全场也不掉马 替身文里的下岗白月光 继承凶宅道观后我火了 在爸爸带娃节目里当对照组 快奶我一口[电竞] 穿成病弱炮灰女配后成了所有人的白月光 被渣后,小正君重生了 横滨文豪今天写作了没 小霸王和美先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