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五六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从零开始做酒厂BOSS > 第 20 章

第 20 章

作品:从零开始做酒厂BOSS 作者:花绀千鸟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你受伤的脑袋崩崩地疼,你甚至有点找不着北了。四仰八叉地躺在阶梯上的你,还好得到了阳伞的保护。阳伞像是南瓜盖头一样遮在了你的上面,好让你那失态的一幕没有完全地落入他人的眼中。可你不知道,你那叉出去的一只手和一只脚,已经让人想象出了你脚瘸后的惨剧。

    本来应该硝烟四起的场面变得有些安静了,在场除你之外总共就三个人。也就是说,所有人都看到了你出丑的样子。虽然你很想拍一拍衣袖不带来一片云彩似地假装无事发生地站起来,但是你的脚好像崴到了。

    也可能没崴到。

    总之,很疼就是了。

    在场唯一的好心人——老爷子广津柳浪跑过来扶你,你趁着站起来的那个时间,用手绢迅速地擦着你的脸。

    你还是要面子的,你是一个需要面子的美少女。

    “你看,都怪你。”太宰的声音里满是幸灾乐祸。他虽然被狠狠地撞到了墙面上,但是一点也不在意地、只是笑着说你这边的事情。你的脸色正在变化,最后还是变成了趋近于黑色的颜色。

    他就不能讲自己的事情吗!

    你忍不住跺了跺脚,没有被暂停依旧在发动的技能【虫鼠之声】又让一些声音从你耳朵边上流淌过,现在是一些陌生的声音了。可是声音的洪流之中,你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那是之前大喊着“我恨!我恨!我恨!”的老人的声音。

    你下意识地旋过身体去寻找那个熟悉的声音的主人,在外人眼里,你的注意力像是被某种看不见的东西所吸引,并在虚无的空气里寻找着那个引起了你注意的存在。

    你发觉那些声音如雾气般飘散、分散在四周,但是声波又呈现向你靠近的姿态。

    声音又消失不见了。

    “我听到夏野的声音了。”在那些声音消失不见后,你这般对太宰说。此时的太宰还保持着一副靠在墙面上的姿态,而他对面,还不是你男朋友的未来男朋友正一脸“烦不烦啊让我讲话啊你们这群混蛋”的表情。

    哎,可爱。你承认你是中原中也推,但你绝对不承认自己是变态。

    “诶——不过他们的确有说看到先代的身影,果然,对方是复活了吧。”

    和太宰说着话时,你的眼神却紧紧地盯着绿色机车夹克的少年。你随口回了一句“我怎么知道”,中也倒接受不了你那炽热的眼神,将自己的视线投向别人。

    虽然说了那么多遍了,但是你还要说一句,中原中也,yyds。

    他们三人又说了些什么,看起来很快就要打起来了。虽然很想阻止他们,但是你是一位柔弱的美少女,是无法阻止擅长打架的大老爷们和小男孩的。你的技能还在继续,你正在第三次搜寻有关夏野的声音。

    呲啦呲啦——呲啦呲啦——

    一种诡异的、亡灵一样的电波突然向你袭来,你顿时头晕眼花,脚下也站不稳了起来。就在你想要喊个谁来扶你一下的时候,你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勾住了你裙子后面的衣带。你的喊叫尚未从喉咙里发出,你整个人就已经“飞了起来”。

    诶……诶啊啊!!

    你抬脸想要看那人到底是谁,却被头发无情地糊了一脸。你那恨不得当场把头发统统剪掉的心情,已经在心里点了一把火。你伸出手,伸向自己根本看不见的地方,指甲狠狠地从一片冰冷的皮肤上面滑过。你感觉自己似乎抓下了什么,而下一秒,你的身体便遵循着牛顿定力“哗”地一下往下面掉。

    你不仅飞天了,这下,你还要下地了。

    作为一只不曾飞翔在空中过的海洋生物,你下意识地捂住了脸。你想着,总会有人救你一下吧。你的身份好歹是大小姐!你可是大小姐诶!否则你就要炒他们鱿鱼!

    你果然被人接住了,小心翼翼将双手从脸上从脸上移开来。你看见了中也,对方接触到你的眼神的第一时刻就移开了眼睛。你就不明白了,你长得这么好看,对方怎么就不敢看你呢?

    “好了,你可以下来了。”中也忍不住把你放了下来。

    他虽然是矮子,你却是更矮的矮子!搞不懂了,为什么十五岁的中也就已经一米六(经过你精密地计算)了,难道后面那七年的成长期他一厘米都没有长高嘛!你对中也的未来感到了担忧。

    你先是哼了一下,最后还是站直了。你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却发现自己的宝石消失不见了。

    “我的项链……!”

    “我看见了。”太宰的声音变得低沉了起来,“挂在那个家伙的手上,被带走了。”

    “谁?”你被头发遮住了视线,根本没有看到刚才抓着你往上面飞的坏人是谁。在你的注视下,三人的表情都保持一致的怪异。

    “那是一个上半身是人类、下半身是鸟类的生物。我想,应该不是人?”中也发出了不确定的声音。

    你明明听到了夏野的声音,可是你却碰到了非人的生物。

    “我的宝石,我的宝石。”

    你流眼泪了。那可是你最喜欢的宝石。

    “不就一块宝石嘛,再买一块呗。”

    你没有想到中也竟然这么的冷漠,你忍不住和对方辩解道:“它不是一块普通的宝石!它是我最喜欢的宝石!”

    中也大无语,嘴角稍微上翘了一下,但是只吐出一个像是苦笑的笑容来。

    你好失落,你没有想到对方竟然是这样的人!

    ……哦,他本来就这样。

    你要求看录像之类的东西,因为你觉得有可能是大家在糊弄你(中也也不至于吧)。在你那死乞白赖的“强求”下,你终于得到了一段录像。在录像当中,你看到了如他们所言的半人半鸟的生物。

    你竟然对那个生物产生了一定的好感。

    不过……“横滨有这种生物吗?嗯……日本有这种生物吗?”看完录像以后,你忍不住这么问。这里又不是印斯茅斯,哪来这种变异生物。还是说,“我们组织偷偷把什么药剂倒进海里了?”

    你之所以这么说,是想起了以前看的电影《汉江怪物》。那里头,就是因为停尸房违规向汉江倒入大量的变质甲醛,然后意外地培养出了长有四肢的恐怖大鱼。

    “这种事情你要问森先生哦。”太宰凑过来说。

    “不过,最重要的事情还是要找到前任老大吧。”

    “把我撇在边上这么久,你们到底是来做什么的?”在你们还在研究那怪异的生物究竟为何的时候,中也则是不耐烦地问。你觉得吧,他可能一开始是想要打架来着,但是在你们的节奏之下,他突然变成了一个只会移动和说话的“路人”。

    “不过,你们就是黑手党吧。”

    你立马撇清关系,“我不是,他们才是。”虽然你的履历从来没有干净过,但是你还想再挣扎两下。你只是大小姐,你不是黑手党。黑手党的大小姐能和黑手党混为一谈吗!

    中也又说:“赶紧滚回你们的地方去,不要再出现在镭钵街了!两个小孩,一个老人。这里,可是很危险的。”

    你惊呆了,因为中也居然说脏了。他他妈的竟然说了他妈的脏话,他他妈的脏了!你的心里已经升起黑暗的大海!

    大失所望的你抱起自己的阳伞,跑回家了。但是你的家距离你所在的方位太过于遥远,而且你还是个路痴,超级大路痴。在出门即自信、自信即巅峰的领域里,大概没有人比你更加出色。

    你明明是按照原先的道路往回走的,可是在一个拐弯口,你却选择了一条错误的道路。而你之所以知道那是一条错误的道路,其原因就是你已经走偏到其他地方去了。

    你看着周边那层起的破乱的房屋,电线像是毛线一样横出竖去,挂在树枝上,挂在竹竿上,也从瓦片里穿行而过。当你抬起头的时候,你就会看见飞行的黑云。它在你眼中的移动速度很慢,但是云动了,太阳却没有动。

    你的伞变得十分多余,因为这边的空间根本不足以盛放你的阳伞。你应该往回走,可是在某个岔路口,你又走歪了。你脚下的道路变得越来越歪,越来越窄。你似乎像某条缝隙走去。

    你终于走不动了,后脚跟在抬起的时候意外被一片碎瓦所割伤。没有力气行动的你靠在一面白墙(这里竟然有白墙)上,挣扎着将脚从鞋子里掏出来。

    一阵旋风呼啸着而来,它所扬起的尘埃让你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等你的眼耳口鼻终于不再受到风沙的影响后,你才睁开眼睛看到带来风沙且降临在你眼前的生物。

    那是一个上半身是人类、长有鸟类的翅膀、下下半身则是两只马一样的蹄子。在监控里,由于对方飞行的速度太快,再加上遮挡物的干扰,你们都没有发现这个生物竟然还有两只蹄子一样的腿。

    好怪。就像是人工拼凑而成的合成生物。

    那个有着一张美丽的人脸的生物,头发乌黑细长,又大又圆的黄色眼睛表面无比湿润。你竟然从中察觉出了名为“怜悯”的感情来。对方如同马一样站在你的面前,人类的双手忽地伸出,然后将你先前丢失的那条项链戴到你的脖子上。

    “泰麟……!”

    对方的口中,发出了悲鸣一样的话语。

    你不明白对方对你的这个称呼是什么意思,你下意识地贴着墙面,对方则是没有动弹,留在原地,脸上闪烁着名为母性的光辉。

    你不明白为什么她把你当做孩子般看待,你妈就算不是人……不,你亲妈是完完全全的人类。

    见你脸上生出的戒备,这只生物脸上的表情从茫然向悲愤转换,她的两只手紧紧地握在一起,宛如祈祷一般安置在身前。

    “我……我是……白翠,是照顾你的女妖。”

    她的眼神,她的表情,她那祈祷一样的动作,都不像是敌人。

    可你分明没有见过对方。难道是[长山小春]的过去吗?尚有十几年的时间对你来说是空白期。

    你看两行泪水从对方鹿一样的眼睛里流出,淌在脸庞上。对方向你靠近,而你却伸出手,推开了对方。你移动两个脚位,拉开了与对方的距离。

    “我不认识你。”你可没有说谎啊。

    “我、我!”白翠哭得更加悲伤了,可她脸上都悲意转瞬即逝。在你试图探究对方那转变的情绪的时候,你听到了踩碎瓦片的声音。先前你所听到过的一模一样的脚步声,二度出现了。

    你的救世大英雄·中原中也[15岁版本]抱胸站在远处,他的视线像胶水一样黏黏地白翠身上,你甚至怀疑他对白翠有什么非分之想。而白翠呢,则是扇动了自己身后宽大的翅膀。那双翅膀看上去十分的重,可是挥动的时候却无比轻盈。你想,那大概时由质量非常轻的骨头和薄薄的皮肤构成的。女妖飞翔着从你的视野里面消失不见。

    “她不是来抓你的?”中也边说边向你靠近,可是他一直保持着那个令你尴尬的“安全距离”。拿捏着自己失而复得的绿宝石的你,渐渐陷入了深思之中。好啦,你的处境越发扑朔迷离了起来。直到现在,你也尚不清楚你的身份如何。身为清宫夏野的“养女”的你,没有事实意义上的“母亲”,也不具备可信的出生证明(你在资料库里找到了你被伪造的身份)。夏野对你十分信任,并且还有意义地指向并没有印记的传说中的国度——戴国。而现在,你还是女妖口中的“泰麟”。

    再加上你要抹掉森鸥外上位以及重振自己黑衣组织boss的威风,你觉得,谈恋爱实在是太浪费你的时间了!而且如今的中也不太像你以前人是的中也,这让你稍微有点不舒服。

    秉着反正日后中也会变成你的男朋友这一事实,你决定暂且放过对方。只是,你虽然在心里选择了“放过”,但在对方眼中,你只是一直在神游罢了。而你之所以又又又又知道了对方眼中的自己,完全是因为(未来的)中也总是对你这么说。

    “喂?”

    “我的事你别管,好了,我走了。”

    “真是好心被当成驴肝肺。”

    你听到对方怒气冲冲地说。

    可恶,你这辈子还没有被别人这么凶过,更何况是一个npc!虽然你的朋友们都知道你的脑袋有洞,但你绝不认同。踏入人类社会二十年,你对人类社会的一切知之甚多!你甚至觉得,自己将人类社会的一切融会贯通了。除了你有时候说话不是很过脑子……

    你就这样骂跑了看上去好像是来救你的中也。

    赶走了对方的你又开始懊悔自己刚才那种粗暴的态度了。毕竟你知道蝴蝶效应这种令人意想不到的效应理论,所以,万一,如果,未来你的男朋友不再是你的男朋友了该怎么办呢。不会吧不会吧!可你现在回去找对方也实在是太丢面子了。

    可是“爱情可以丢,面子不可以丢”这个道理,完全行不通。

    等你在原地沉思了许久许久,从生活旧事到天文地理,从白天转到黑夜,你才发现时间竟然已经过去了那么久。这么久过去了,竟然都没有人过来找你(中也除外),你的心一下子变得冰凉冰凉。

    你是大小姐,你现在的状态是,你被你的下属们抛弃了。

    你只恨自己抽到的物品里面没有一张智能地图,否则你就不会落入如今这样的窘境。你在些年前由一场大爆炸形成的地面上走来走去,于这上头搭建起来的“城市”让你彻底在物理意义上迷失。

    “有没有人——”你小声地呼唤着。你既希望能够看到一个活人,又不是很希望碰到一个不好惹的、比如拿着刀枪的坏家伙。到后来你已经自暴自弃了,十分没有力气地喊着“有没有人救救我”这样的话。在你转过一个房角的时候,你停下了脚步。而你身后一直无声跟着你的中也,在转过角落之后和你来了一场无声的、视觉上的交流。

    “你不要想得太美,我只是刚好路过。”中也抬眼不知道看着哪里,反正不是在看你。把对方捉牢在现场的你心情相当的美妙,因为你抓住了对方的把柄。

    等等,这样子一来,算不算对方有在注意你?

    从万难之中抠糖的你像极了那种磕cp的粉头子,可逆磕的是你和中也的cp啊。

    这太怪了。嘶,再看一眼。

    你说你脚疼,中也就说那关他什么事情。你挪着脚,把先前割伤的地方从鞋子里拿出来。因为太沉迷于自己的思考了,你已经忘记这回事半个下午了。到了现在,你才又重新被那阵疼痛勾回了当时的记忆。

    “你看。”

    中也勉为其难地看了你一眼,然后看到了你那不成样子的右脚。

    两分钟以后,你行动的方式就从自己步行改成了驾驶人形自走机器·中原中也来移动。

    目的地——你家!

    ——才怪。

    中原中也拒绝去你家,他说,他可不想和你们(划重点)这些黑手党混在一起。而且……“我可说不准这到底是不是你们的计谋。”

    都在这种时候了,对方还在怀疑你。你好悲伤。你假意抽泣两声,然后抱紧了对方的脖子。

    中也送你送到了街道附近,然后给你打了辆车后就离开了。

    你很想对对方说,司机他可能不是很乐意……
推荐阅读: 重力使被加载剧本后 披着马甲带飞全场也不掉马 替身文里的下岗白月光 继承凶宅道观后我火了 在爸爸带娃节目里当对照组 快奶我一口[电竞] 穿成病弱炮灰女配后成了所有人的白月光 被渣后,小正君重生了 横滨文豪今天写作了没 小霸王和美先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