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五六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顶流夫妇有点甜 > 入坑第十三天

入坑第十三天

作品:顶流夫妇有点甜 作者:图样先森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温荔一听他又说起两年前的事儿,一时半会觉得挺丢脸的。

    “我为啥哭啊……”她的手抓着被褥,似乎有些难以启齿,“谁还没个年少玻璃心的时候呢。”

    宋砚目光平淡地看着她。

    “所以你喜欢过他。”男人话语陈述,顿了数秒,又平静道,“如果你现在对他已经没感觉的话,这没有什么不好承认的,都过去了。”

    温荔:“不是,我没有啊……”

    “睡吧,明天还要早起。”他松开她的腰,伸出手替她掖了掖被子,“晚安。”

    接着背过身去,关了床头灯。

    温荔张了张唇。

    比起让人知道她当时脆弱到被网友的恶评骂哭,好像让人误会她喜欢过陆鸣更丢脸一点。

    死要面子的温荔决不允许宋砚误会她喜欢那个垃圾,简直就是在侮辱她的眼光和内涵。

    她从床上跳起来,双手双脚使劲儿,像只小狗似的从他身上翻过去,又爬到了他另一边,强行跟人面对面。

    宋砚略有些惊愕:“这是干什么?”

    温荔扯了扯唇角,在黑暗中发出掷地有声的解释:“我那是气哭的!我那是愤怒的眼泪!”

    “……”

    温荔越想越气,越说越气,嘴叭叭地跟宋砚抱怨:“这垃圾有女朋友还跟我炒cp,炒作前我明明让丹姐问过他,他说他单身。好嘛,结果他跟郑雪地下已经谈了好几年了,我被他坑到挨了大半年的骂,要不是丹姐劝我说大家都在圈子里混,抬头不见低头见,而且那时候我事业还没稳定下来,直接撕不好,让我忍忍,过段时间就好了,我早给他打成残废了!”

    “如果我知道他那个时候跟郑雪已经谈了好几年,那些cp粉的钱我宁愿不赚,大不了就是晚几年再红。”

    宋砚好久没说话,温荔也看不见他现在脸上是什么表情,有些丧气:“喂,你也不相信我?”

    “没有。”

    他说完这句话,温荔突然感觉到他温热的呼吸打在自己脸上,正一点点地靠近。

    她下意识往后躲了躲,宋砚睡得本来就靠床边,她爬过来的时候其实只有一条床缝可躺,半个身子都悬空着,稍微一倒整个人就从床上掉了下去。

    温荔惊呼,宋砚惊慌地叫了声她的名字,忙打开灯,看见她仰倒在地上,脸皱着一团。

    宋砚愣了几秒,又叹又笑。

    “笑个屁啊你。”她凶巴巴地吼。

    宋砚下床,将她抱了起来:“摔着哪儿没有?”

    “废话。”温荔趴在床上,指了指自己的后脑勺,声音虚弱,“我可能脑震荡了。”

    一只宽厚的大手随即抚上来,替她揉按。

    揉了几下果然好多了,温荔觉得尾椎也有点疼,但那个地方有些敏感,于是自己将手伸过去按。

    “这里也痛?”他问。

    “嗯,我自己按就行,你就帮我揉揉后脑勺吧。”

    “没必要害羞。”宋砚看出她的扭捏,淡定将手挪到她的尾椎处,“我也不是没摸过。”

    做那种事的时候才摸过,现在灯开着人也清醒着,温荔还是不太习惯,但他又按得太舒服,纠结了一会儿也就随他服侍了。

    “哦,你别跟别人说我为了这种事哭,要是传出去让那些黑粉知道我是因为看到他们骂我的评论才哭的,估计以后他们就骂得更欢了。”

    温荔像乌龟似的往前爬了几步,拿过床头柜上的手机,打开微博翻了翻。

    她时常逛自己的超话,知道粉丝们有专门的反黑组,平时负责举报一些对她人身攻击的博文和微博账号。

    随便翻了翻就看到粉丝又挂了几个黑粉号,在超话里号召大家举报。

    其中有个号叫“力鸡必s”。

    ——「力鸡贱贱贱贱贱贱贱贱贱」

    ——「贱鸡你这么贱怎么还没把你爸妈贱死呢?」

    后面那些不堪入目的辱骂她也只是轻轻扫了一眼。

    温荔淡定地给宋砚瞅了一眼,又小声自言自语道:“我妈早去世了,我爸身体好着呢,肯定能活到一百岁。”

    然后她对宋砚说:“所以你要替我保密嗷。”

    宋砚蹙眉,虽然知道没哪个艺人是没黑粉的,可当面看见了这些辱骂,心情还是难免有些复杂。

    他突然将床上趴着的人捞了起来,抱住她,像是哄小孩儿似的拍拍她的背:“都过去了。”

    温荔满不在乎,语气欢快:“嗐没事,我现在是铜墙铁壁,当我面骂都行,我要皱一下眉头我不姓温。”

    她听到他笑了声,然后低声说:“小倔驴。”

    温荔皱眉:“你很爱给人起外号哦,而且这个外号是贬义的吧。”

    宋砚:“褒义的。”

    “我读过书的你别骗我。”温荔推开他,想给他证明自己不是假装坚强,而是真的铜墙铁壁,“真的,还好那时候你肯跟我签协议,咱俩结婚的消息一下子就把那些事给盖过去了,而且我这里还有灵丹妙药。”

    “什么灵丹妙药?”

    温荔又赶紧翻手机,她的手机这几年一直没换过牌子,数据导入很方便,所以相册里还有好几年前的截图。

    都是粉丝发来的私信,时间是两年前。

    ——「三力,不知道你会不会看到这条私信,但我想告诉你,不要在意外界的那些流言,虽然你脾气大又傲娇,还经常怼粉丝,但我们都相信你的人品,“不在你巅峰之时慕名而来,也不会在你跌入谷底时离你而去”,我们永远爱你。」

    ——「姐姐qwq真的好心疼你,那些骂你的人都不了解你,你在综艺里主动替同组的女艺人做脏话累活,累得第二天起不来床连早饭都没吃,我就是那时候被你圈粉的,你在我心里就是人美心善的小仙女,这些荔枝们都知道的!你好好工作,澄清举报的事交给我们,我们会陪你度过难关的!」

    她把这些话都截图存进了相册。

    所以她对任何人都傲娇,唯独对粉丝不会,会在每次户外行程中,对粉丝们招手致意,也会告诉他们要好好学习好好工作,不要为了追星丢了生活的重心,会收下粉丝并不贵重却心意满满的礼物,然后发在微博上炫耀。

    “我人格魅力很大吧。”

    温荔得意地冲宋砚挑了挑眉。

    她又看了眼那些私信内容,弯起眼睛笑得像个拿了小红花的孩子。

    温荔看宋砚盯着自己不说话,反思了下自己是不是有点太自恋了,咳了声爬起来,钻进了被子里:“好了我都解释清楚了,下次再造谣我连你一起告,睡觉吧。”

    宋砚嗯了声,也跟着盖上了被子。

    温荔是真的困了,因而宋砚再次从背后抱住她的时候,她打了打哈欠,并没有拒绝。

    “很大。”宋砚突然说。

    温荔这才反应过来他在回答关灯前的那个问题。

    “你反射弧怎么比我还长啊?”不过得到肯定,温荔还是有些小小的开心,“是吧,很大吧?就算我没郑雪那么会撒娇,我还是比她更讨人喜欢。”

    她总喜欢把自己拿来跟对家比。

    殊不知这压根就没有可比性。

    “谁说你不会。”宋砚叹了口气,“你太会了,天赋异禀。”

    温荔的虚荣心顿时砰砰砰地无限暴涨,只恨不得从床上跳起来,大声朗诵一句“仰天长啸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但她话里还是谦虚了几分:“真的假的啊?你别是恭维我的吧?”

    “不是。”宋砚想了想,声音柔软,“你刚刚说的那些,让我很心疼你。”

    温荔却笑了,骄傲道:“我每年赚那么多钱,有什么好心疼的?”

    “……”

    “你怎么不说话了?”

    “没什么,睡吧。”

    结果她又被挑起了好奇心,抓着被子激动地问:“哎你还没跟我说具体事例啊,我真的很会吗?我自己怎么没发现?要不你告诉我?”

    “在床上。”宋砚轻哼,敲了敲她的头,懒洋洋又散漫地说,“想把你弄得三天都下不来床的那种。”

    温荔哑口无言,非常有求生欲地说。

    “睡了睡了。”

    -

    第二天大清早,伴着晨间的湿润空气,温荔起床准备上班,吃过早餐后,神清气爽地坐上节目组安排的车。

    台本是一早就发好的,上午是室内录制,下午再各自出外景完成节目组的任务。

    录制时间其实也就两天,剩下的通告则是录制同卫视的其他综艺。

    除了陆鸣和郑雪,其他两对嘉宾温荔都不是很熟悉,宋砚就更不熟悉了,除了平日媒体活动碰过面,根本毫无交集。

    幸好那两对嘉宾都很健谈,热情地说看过温荔的电视剧,看过宋砚的电影。

    有个男嘉宾看起来真是宋砚的影迷,对他的电影如数家珍,宋砚前几年的工作频率是一年两部大银幕作品,结了婚后才稍微将重心放在别处,一年一部,保证作品在观众视野,剩余的时间用来跑其他商业通告和学位攻读。

    两天下来,在镜头前,温荔和对家暂时保持着表面的和平,也和另外两对嘉宾加上了微信,体验还算不错。

    直到第三天四对嘉宾一起上了同卫视的访谈类游戏综艺。

    先是录了个比较尬的开场秀,宋砚和温荔被安排在一颗心心道具里,等编导打ok的手势,那颗心心就会从中间裂开碎成两半,然后嘉宾再从里面走出来。

    主持人还在念台本,和台下观众互动。

    “哎我听说这一对哦,自从结婚后,合作特别少,可以说几乎没有,但人气就是非常高,我特别想知道原因,台下的有观众知道吗?他们到底哪里吸引你们?”

    众cp粉异口同声:“脸!”

    几个主持人哈哈大笑。

    “那先让我们看一下这对嘉宾在网上很红的cp向介绍短片。”

    短片没什么,主要就是背景里那播音腔十足的介绍词实在太羞耻。

    “如果你还不知道盐粒,那么请允许我为你介绍。”

    “宋砚,十八岁的他,在《纸飞机》中饰演陈嘉木出道,白色校服,漂亮少年,深情偏执,成为那一年所有少女们心中最白月光的一抹影子……”

    “温荔,偶像剧收视女王,淡妆浓抹都相宜,无论是剧中风华绝代的公主殿下,还是俏皮可爱的邻家女孩,都是专属于她独特的魅力……”

    “天造地设,神仙眷侣,拥有顶尖颜值的他们,难怪路人都忍不住入坑大叫,啊啊啊啊太配啦!”

    宋砚:“……”

    温荔:“……”

    真不知道之前上节目的嘉宾在听到自己的介绍词的时候是怎么熬过来的。

    短片介绍完,主持人大声问观众:“大家期待他们吗!”

    “期待!”

    砰地一声,那颗心炸开两半,干冰机嗖嗖嗖地往外吐雾,庆祝用的小彩带从录影棚顶上处飞下来。

    “让我们欢迎!盐粒夫妇!宋砚、温荔!”
推荐阅读: 重力使被加载剧本后 披着马甲带飞全场也不掉马 替身文里的下岗白月光 继承凶宅道观后我火了 在爸爸带娃节目里当对照组 快奶我一口[电竞] 穿成病弱炮灰女配后成了所有人的白月光 被渣后,小正君重生了 横滨文豪今天写作了没 小霸王和美先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