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五六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穿成假千金后我成了团宠 > 撞见

撞见

作品:穿成假千金后我成了团宠 作者:沧海天炎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有那么一刻,颜溪觉得自己要死了。

    连亲王方才明明那么认真看着楼下,怎么一瞬间就发现她在他身上贴了符?难不成真有感应?

    颜溪蹲在他脚边目光炯炯看着他,唇角紧抿,脑海中多了许多奇奇怪怪的想法,但她没表现在脸上,只是默默看着。

    期间还偷偷瞥了眼黏在他衣角的黄符,可惜那张黄符没半点动静。

    连亲王将她小动作尽收眼底,他也跟着蹲下,与颜溪视线平齐,然后将贴在自己衣角上的黄符撕了下来,他看了两眼,才语调温和道:“这写的什么?”

    颜溪没有做声。

    事实上她也不知道这鬼画符画的什么,但显然这玩意没点用。

    还是大还寺的高人给的,白花了她那么多银子。

    见她不做声,连亲王又道:“小侄女将这符贴在我身上,莫非以为我是鬼怪?”

    他这是明知故问。

    颜溪用看穿他的目光盯着他,却抿着唇角,一言不发。

    幸好如今是白日,鸿业楼也不是渺无人烟,时常有人走动,就算连亲王要对她做些什么,她也好求救。

    她一直不说话,连亲王脸上的笑意却更深了些。

    他将那张从自己衣角撕下来的黄符整齐叠好,递还给她,语调悠悠:“子不语怪力乱神,小侄女可要多读些书。”

    颜溪听懂了,连亲王在说她胆子小还没文化。

    这话姐姐大人说她会欣然处之,可连亲王······你才胆子小没文化!

    颜溪默默抿唇,心中为他记上了一笔。

    连亲王看着人模狗样的,但吓过她好几次,就算他真是鬼怪,她迟早也要讨回公道。

    许是她抿嘴记恨的样子实在让人愉快,连亲王把那张黄符递还给她之后还笑着揉了揉她发顶,他起身朝她伸出手。

    “起来吧,这姿势可不太好看。”

    蹲着的姿势确实不太雅观,但颜溪默默瞧着他,也不把手给他在,只抿着唇这么蹲着,连亲王笑看她许久,许是蹲得有些脚麻了,颜溪终于颤巍巍起身,但她依然没扶他的手。

    她扶着身边的桌椅慢慢爬起。

    连亲王便收回了手掌,失笑道:“不过是跟你开了个玩笑,便这么记恨?”

    颜溪瞥他一眼,嘟囔道:“等我得势······”

    等她得势那天,这些得罪过她的人她都要十倍奉还!

    她的嘟囔声连亲王也听见了,但他没放在心上,只笑道:“嗯,本王等着。”

    见她起身,他又道:“走吧,四楼的诗会该开始了,小侄女同本王一起去?”

    “不。”

    颜溪往后退了两步,依然警惕看着他,那防备神色仿佛他随时会扑上来将她撕碎一般。

    连亲王饶有兴致看着她这举动,便在颜溪小心翼翼退后几步的时候,他突然上前贴近她。

    “你瞧着我便这么像鬼怪?”

    他不仅靠近,还倾身看她,整个人阴影笼罩上来,顿时让颜溪十分有压迫感。

    哪怕他脸上是温润的笑也没法减低颜溪心中的防备,她睁大眼看连亲王一点一点靠近,就在他想凑过来同她说些什么话的时候,颜溪猛地往后退了一步,飞快出手,把方才那张黄符往他放大的俊脸上贴去,电光火石间,她已把这符按在了他眉心,还低啐一句:“呸!妖怪!”

    她贴完了就想走。

    然而做坏事并非每一次都能成功逃脱。

    连亲王动作比她更快。

    就在颜溪把那张符贴在他眉心之时,他眸光一动,十分精准握住了她的手臂,让颜溪的逃跑计划功亏一篑。

    他在某位少女瞪大眼睛的表情中缓慢撕下了贴在自己眉心的黄符,眸光深了几分,连亲王收敛了几分笑意,微压眼眸,声音也压低了几分。

    “小侄女这做了坏事便想跑的习惯可不好。”

    颜溪瞪大眼睛看了他好一会儿,下意识咽了口口水,颤巍巍开口:“我、我刚刚手抖······”

    “这借口倒是新颖。”

    连亲王拿那种冷意目光吓了她一会儿,就在颜溪可怜巴巴快要哭出来时,他终于松开了手。

    他脸上又恢复了那种绵绵笑意,还替她抚平衣袖上的褶皱——虽然就是他刚刚抓出来的。

    “好了,叔叔不和你开玩笑了,快些上楼吧,你姐姐也在上面。”

    这话听着倒像个真正的长辈说的,如果他脸上没有那种让颜溪毛骨悚然的温柔笑意的话。

    她当初唤连亲王叔叔是权宜之计,可连亲王这么自称就让人惊悚了。

    但此时此刻颜溪也不敢说些什么,她瞥了连亲王一眼,见他松开了手,便提着裙角一溜烟跑了,只余下连亲王面带笑容看着她‘哒哒哒’跑远。

    一连撞了两个妖怪,颜溪先前因为相亲顺利的好心情已经荡然无存,她蹲在楼角唉声叹气,思考着要不要上去找姐姐大人。

    有姐姐在的话她肯定安心些,但那些妖魔鬼怪此刻好像也都在四楼。

    最重要的是霍延庭也在。

    她当时跟霍大将军说自己约了人去踏青,所以不能赴他的宴,如今却来了这里,这要是被撞见了多尴尬啊。

    她颜溪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也是要脸的。

    左思右想之下,颜溪还是没敢上四楼,她原路返回,重新回到二楼,想等林睢意参加完诗会之后再聊两句。

    要是没什么问题的话,她回去就能同颜侯爷定下来这事儿了。

    独自在二楼喝了两杯茶,颜溪等了好一会儿也没等到楼上诗会结束,倒是听到从楼上下来的人闲谈中似乎说起林睢意。

    她听了几句,不是听得太清楚,颜溪瞥了那几人一眼,干脆露出个礼貌微笑,朝那几个人走去。

    “几位公子,我想打听一下,楼上的诗会进行得怎么样了?”

    正在交谈的几人看穿着打扮也不是贵族子弟,突听她来问询,皆露出几分诧异之色,但颜溪的话算不得出格,加之她一看便是贵族女子,几人对视一眼,最后由领头的那人朝她拱手道:“这位姑娘,楼上的诗会已经过了大半,我们下来时正行到林睢意公子作诗。”

    “哦?”

    颜溪略略挑眉,饶有兴致道:“林公子是今年的殿试冠军,想必做出的诗是极好的。”

    这几人稍稍一顿,同她说话的这人才有些迟疑道:“姑娘有所不知,林公子今日运气不大好,竟抽中了闺怨之题,我们下来时,他正在冥思苦想。”

    这人说到这里,还叹了一句:“唉,也不知寒门子弟何时才能出头。”

    颜溪没在乎他后一句,她只把他前一句话放在了心上。

    “闺怨?”

    这该不是有人在整林睢意吧?好好的诗会怎么会有这么诡异的题?

    让一个大男人做闺怨诗,且时间那么短,还要出彩,若非诗仙在世,谁能做得出来?

    林睢意是殿试冠军不假,但殿试又不是只考诗词。

    颜溪没看到上面情形,但她本能觉得是有人在整林睢意。

    “该不是和我有关?”

    她有种莫名的直觉。

    颜溪同这几位公子道了谢,站在二楼的楼梯口犹豫了会儿,终归没抵过心中突如其来的愧疚感,她咬牙上了楼。

    若与她无关便罢了,若是因为她的原因,她怎么也要帮林睢意讨回公道,她虽然怂,但她护短!

    颜溪怀着万分警惕上了楼,她颇有几分鬼鬼祟祟走到四楼,躲在楼梯口眺望了一眼,见众人齐聚在大厅,想了想,颜溪没直接过去,而是沿着四楼长廊一点点接近,想先看看是什么情况。

    四楼长廊右边是露台,左边是厢房,颜溪贴着一间间厢房慢慢往大厅摸去。

    走到一半,她鼻翼煽动,仔细嗅了嗅,似乎闻到了什么奇怪的味道。

    颜溪闻了一阵子,发现这味道就是从长廊边上的厢房里散发出来的。

    “什么玩意儿?”

    这厢房房门没关紧,开了一条缝,颜溪下意识往缝隙里看了一眼。

    这一眼便不得了了。

    映入眼帘的是两种颜色,白与红。

    白的温润,红却刺眼,倒在地上那人还睁着眼,却已没有半点动静,只有站着的那人手里拿着方锦帕,正在缓缓擦去右手扳指上的血。

    而那枚红得似血的扳指,她熟悉得很。

    颜溪猛地睁大眼睛,都来不及有其他反应,便见背对着房门口那人衣角微掀,似要转过身来,与此同时她听见一声淡淡声音:“谁在门口?”

    颜溪心跳剧烈跳动了一下,脚下发软,却在她惶恐之时,有人从背后揽过她腰肢,带着她飞快离开了门边。

    这拥着她的人动作很快,几乎只一瞬,便从房门口挪到了长廊拐角处。

    两个人贴着拐角处的墙壁,颜溪听见耳边有人低声道:“别怕,是我。”

    她侧头看去,差点撞上了这人的下巴。

    “将、将军?”

    霍延庭眉眼还带着几分斯文,对她做了个禁声的动作,颜溪便听见拐角那边有脚步声传来,似乎正往这边走来。

    她无声咽了口口水,只觉心都要跳出嗓子眼。

    但那脚步缓缓,一步一步,仿佛踏在她心上。
推荐阅读: 重力使被加载剧本后 披着马甲带飞全场也不掉马 替身文里的下岗白月光 继承凶宅道观后我火了 在爸爸带娃节目里当对照组 快奶我一口[电竞] 穿成病弱炮灰女配后成了所有人的白月光 被渣后,小正君重生了 横滨文豪今天写作了没 小霸王和美先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