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五六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逃离疯人院 [无限] > 第141章 红神宴会29

第141章 红神宴会29

作品:逃离疯人院 [无限] 作者:木尺素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半个小时后, 赛马场。

    观众席上。

    默之国与语之国的两国国王并肩坐在主座,流水与伯鹭分别陪在两国国王身侧。

    以这四人为首,两国的普通魔法师们分别坐成了两排, 等待赛马的开始。

    须臾后, 有人牵过来七匹马, 把它们赶进了七条赛道的起跑线后方。每匹马身上都挂着牌子, 写有从“1”到“7”七个数字。

    一旁, 七个骑手穿好护具规规矩矩地等待,只要裁判一声令下, 他们随时可以骑上马背、开始比赛。

    马与骑手到齐后,有侍从捧着盘子一一走过两国的普通魔法师跟前, 盘子里放着纸笔, 供大家写下数字,为自己看好的马和骑手下注。

    主座上, 语之国的国王也向旁边国王发出了邀请。“这些骑手和马, 都是今年刚从民间各地赛马场上选出来的冠军。你可选一个押注, 甭管输赢,最后都可以带走。老友千里而来, 怎么能让你空手而归?”

    闻言, 默之国国王笑道:“孰好孰坏,我坐这么远,怎么看得出来?当然是要凑近了看!”

    “哈哈, 此言有理!”语之国国王率先离座, 朝那七匹马所在的场地走去, “走吧老友,咱们走近了看看。你要是有兴致,挑一匹骑一骑都行!”

    如此, 两国国王相继起身,朝赛马场中央走去。

    见状,魔法师流水赫然站起身跟上了他们,他走路的姿态极其飘逸,长袍如同流云般浮动。

    发现他的举动,伯鹭微微蹙眉,旋即也站了起来,他正要抬步追上流水,刹那间,却有无形的音浪袭来,阻止了两人前进的步伐。

    那音浪并不单一,一中是琴弦的波动,另一中则是笛音。

    流水与伯鹭对视一眼,各自祭出法器。

    可他们暂时都没有做什么明显的动作,就好像他们已经知道,自从默之国一行踏进王城的那刻,这一切就注定发生。

    不管他们再做什么,都已经于事无补。

    无论事起缘由为何,无论他们是否能抓住那背后搞事情的“第三方”,想要解释清楚一切非常难不说,解释这件事本身,已经没有用了。

    两国国王都担心对方会先下手为强,为求自保,他们只能先杀了对方。

    同一时刻,守在马场周围的语之国护卫们已蜂拥而至,将默之国国王团团包围。

    早已埋伏在暗处的风雨雷火中唯一的幸存者风首领更是一声令下,赛马场上的法阵发动,却见七匹马居然全都化作了无数的黑色虫子,转眼就飞到了默之国国王跟前。

    原来那所有马匹竟都不是真的马,这是障眼法,它们全都由无数毒虫组成!!

    千钧一发之际,一片流云横扫而来,如天降救星般打落万千毒虫。

    但一只毒虫毕竟成了漏网之鱼,钻进国王的鼻孔刹那,国王已倒在地上,七窍都流了血。

    流云翩然落地,继而幻化出流水的身影。

    他迅速走至国王身边,掰开他的嘴,给他强制性喂下一刻药丸,再不断地在他耳边念了几遍某中咒语。

    过了一会儿,国王骤然喷出一口血,暂时保住了命,但仍是昏迷不醒。

    默之国的一行人见到此情此景,自然全都愤慨无比,侍卫们立刻拔剑而起,与语之国的四大分支展开拼杀,杀意沸腾到了极致!

    魔法师们之间的拼斗亦然,毒虫蛇蚁、毒草毒雾登时弥漫了整个马场。

    混乱之间,伯鹭化为一团白雾来到语之国国王身边,抓住他的胳膊:“王,我带你离开!”

    一缕流云却再度翩然而至,挡在了他的面前,紧接着流水从中走了出来,对伯鹭道:“把解药交出来,我保住国王的命,一切或许尚有回旋余地。”

    “流水,没用了。”伯鹭道,“你说无法追踪那些逃兵,不知道他们去了哪个时空,只能通过禁令的方式对付他们。可现在他们还是来了。”

    “是么?所以果真是……和这两国的命数一样,你我二人,果然只能当宿敌。”流水道,“那干脆就让这命数应验吧。”

    语毕,流水的身体迅速化作一团云飘至伯鹭身边,伯鹭立刻把国王放下的同时,手里拿出一个石头般的东西,不敢耽误地念起了咒决。

    可他的咒决竟然发不出去,仿佛刀剑撞上了砍不破的铜墙铁壁。

    ――那是流水用了禁锢之术!自己曾亲手教过他的禁锢之术!

    转瞬之间,那团云又化作了水,将伯鹭的身体缠绕包裹,继而每一个接触他身体肌肤的水流都骤然化作了利刃,将伯鹭的肌肤寸寸割裂!

    利刃攀爬往上,即将扎入伯鹭的心口,伯鹭总算重新化作白雾,白雾飘散间,躲过了那致命的利刃,再在流水的身后重新凝聚成型。

    大概也没想到流水会对自己动用此等杀招,伯鹭重新凝出身形的时候,已千疮百孔,浑身浴血。

    他看向流水:“你、你竟……你刚还说,如果我把解药给你,一切还有转圜的余地。或许不一定――”

    “是么?”流水转过身看向伯鹭,双瞳幽深无比,他问道,“可是即便我肯放过语之国的国王,你又真的肯把我解药给我,让我救默之国的国王吗?”

    回应流水的,是伯鹭的沉默不语。

    见状,流水笑得苦涩、也有些嘲讽。

    之后他拿起道:“我累了。无论重来多少次,结局都是一样的。所以,我们就一起……顺应这场命数吧――”

    “如你所愿!”流水话音未落,伯鹭忽然嘶哑着声音喊出这四个字,那一瞬间,流水地下的草地寸寸消失,竟全都化作了黑色的飞虫,瞬间就将他的两条腿连肉带骨头啃噬干净!

    ?

    马场之上已陷入一片混战。

    这场面甚至要比周谦设想中来得更血腥混乱。

    做送菜小厮打扮的他看到这一幕,不由想――这段剧情果然是“已经发生的”。

    那三个被杀的首领至今仍未复活,很可能因为他们本来也就死在了这天,区别只是周谦他们这些玩家,让他们的死亡来得稍微提前了一些而已。

    背叛与杀戮已经发生,众多人数参与的情况下,强大的仇恨情绪如野草般蔓延疯涨。

    赛马场的空地上,一座金字塔外形般的建筑果然突兀地出现。

    ――帝芙来了!

    周谦察觉到什么,眯起眼睛朝一处看去,他并未直接看到帝芙的身影,但明显听到了她的声音。

    “你们恨谁,就来祈愿神庙诅咒他吧!”

    “神明会聆听你们的诅咒,满足你们的愿望!”

    这声音像是从四面八方环绕着传来的,周谦根本无法辨认帝芙的方向。直到他感觉到一道熟悉的刀光,再看到半空中盛开出一朵红莲,这才总算锁定到了帝芙的位置!

    前有白宙执刀相待,后有红莲密切追击,帝芙总算被逼得现出了真身。

    紧接着,她左边是周谦与何小伟迅速赶来,右边是殷酒酒与云想容手执武器借助道具飞至。帝芙彻底被包围在了半空中。

    “真是可惜。居然活了这么多人呐?”

    凌于空中的帝芙有着世间罕见的绝美容颜。

    瞧见这样的美丽,实在让人难以想象,她竟然诞生于人间至恶。

    她就用这样美丽的笑容问众人,眼神如少女般天真:“你们真以为,就凭你们,能杀得了我?”

    “他们逼你现身即可。至于杀你――”

    阿莲脚踏红莲,周身鲜红更甚,整个人像是化作了会焚尽世间一切的火焰,她盯着帝芙,一字一顿开口道,“由我一个就够了!”

    最后那个字的尾音落下之时,阿莲周身的红芒暴涨,一时之间几乎遮天蔽日,连阳光都彻底被艳红所遮盖,天地之间仿佛只剩一片红色!

    “我说红莲,广妙无边,能美天地,能降灾邪。”

    “我□□莲,光明大盛,照见世间万般恶念。”

    “红莲化无边业火,焚尽恶、邪、贪、欲……”

    “红莲过境,焚烧天地,万物归于澄澈清明……”

    阿莲没有开口,但所有人都听到了她的声音。

    她的声音像从九霄之上直降凡尘,脚下红莲却又像是从地狱裹挟着无尽的仇恨回到人间,不把帝芙杀死誓不罢休!

    帝芙脸上原本是挂着笑的,她是无所畏惧的神,哪里需要在意一个区区人类?哪怕她有通天的本领,那又如何?

    她诞生于恶意。

    恶意不消,她就永远不死。

    就连神明也奈何不了她。她怎么会惧怕阿莲?

    这世间万物,根本没有能诛杀她的办法!

    可没过多久,在红莲盛放到极致的时候,帝芙脸上的无谓笑容消失了。

    双手凝出一个古怪的法决,嘴里也念起了咒语,似乎是发现了什么不妥,帝芙忽然急于离开。可她根本无法做到了。

    察觉到帝芙脸色骤变的那刻,周谦迅速往下看向那金字塔外形的神庙――随着莲花不断盛放,神庙正在变小!

    跟在他身边的何小伟不由低声惊呼道:“帝芙的力量果然在变弱!”

    “嗯。”周谦遥遥与另一个方向的白宙对视一眼,道,“有一中说法,红莲是由业火所化,能烧尽罪恶。刚才阿莲说的意思跟这差不多。那么……阿莲所谓杀死帝芙的方法,不是真正杀死她,其实是在吸收罪恶。”

    “吸收罪恶?可是那么多罪恶……她凡胎□□的,怎么承受啊?”

    何小伟感到有些心悸,“嘶……我突然想到一个可怕的可能,她会不会……变成下一个帝芙?”

    “我认为不会。”周谦的神情变得颇为严肃,载着他与何小伟的【飞天神毯】效力褪去,他正在慢慢朝地面降落。

    眯起眼睛遥望空中的情形,周谦开口道,“她的结局,在阿媚刻下诅咒的那刻就已经决定了。我想……”

    接下来,无需周谦多说什么,何小伟也亲眼见证了阿莲的结局。

    红莲化出业火,势要燃尽世间一切罪恶。

    罪恶化身的帝芙果真被业火的火舌卷住、缠绕、再在顷刻间化为乌有。

    可与此同时,红莲吞下了一切罪恶,自身亦成了罪恶的化身。

    于是业火调转方向,将目标对准了红莲,以及与红莲互相维系的阿莲。

    下一刻,阿莲的肉身与灵魂竟是俱被焚烧,在空中瞬间化作了灰烬,再被风吹落满地,彻底融入了泥土中。

    忽得,虚空之中又传来一道红影。

    就在何小伟以为那是阿莲死而复生的时候,却见那影子竟是刚刚追至这个时空的阿媚。

    阿媚一身红衣,坐在赛马场荒凉的一角。

    她抬起头的那刻,正逢无数飞灰落下。

    无名村全村人都会死,一个不留。

    到这个时候,阿媚的诅咒总算彻底应验了。

    但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胸口位置竟传来了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就像是有什么珍贵的东西,她永永远远地失去了。

    而这,正是她诅咒应验的代价。

    阿媚曾对帝芙说过,为了诅咒应验,她可以付出最珍贵的东西。

    她说这话的时候,是浑然无谓的,因为她最在乎的卑澜早已死去,连灵魂都遍寻不得,她已经没有什么是不可以失去的了。

    现在的她实在不知道,明明已经一无所惧的自己……

    心,为什么这么痛呢?

    一旁,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看见阿媚那茫然无措的神情,何小伟一时竟也生出了些许难过和遗憾。

    但很快他想到什么,立刻抓住身边周谦的胳膊,语气颇为着急地说道:“谦儿!不对!出大问题!我们是要找羽毛的!这、这帝芙死了她她她……小齐怎么办啊?!”

    “帝芙为人的形态死了,可本体还没有。业火烧的只是她吸收的恶意,并不是她的本体。你看那边――”周谦指向一处。

    何小伟望过去,发现周谦指的是神庙。

    金字塔形状的神庙已经无限缩小,而在帝芙身躯被业火焚烧殆尽之时,整座神庙的天花板、地面、墙壁上的无数砖石全都消失殆尽。

    神庙已消失,可还有一样东西留下了――帝芙的那座金色雕像。

    当下,金色雕像的外壳寸寸龟裂。

    伴随着一声鸣叫,里面幻化出了一只鸟。

    鸟有一人那么高,颇为巨大。

    扑腾了几下它翅膀,它立刻腾空而起。

    “不好!它要逃!”何小伟瞪大眼睛道,“这什么情况?恶意被别人吸收了……它的本体反而自由了?!

    “可人世间的恶意恐怕还会不断地滋长,保不齐百年之后,它又会幻化出下一个帝芙!!!

    “卧槽卧槽它速度好快!看不见了!!我们根本无法追上,怎么办?!”

    何小伟的问题,周谦并无瑕顾及。

    他举起自己提前准备好的弓箭,遥遥看向半空中的白宙,便见白宙朝自己点了一下头。

    之后,白宙抬起左手,在空中画了几道手决,竟然使用了【化龙】之招!

    有着深蓝色鳞片的长龙骤然取代白宙的身体凌于半空,因为系统限制神级玩家能力的缘故,龙的大小比正常情况下小了许多,但这未能减少它分毫气势。

    长长的尾巴甩过来,直接卷起周谦将他抛了起来,紧接着龙身滑过来,再稳稳将他借住。

    周谦一手举着弓箭,一手紧紧搂住龙身白宙的脖颈。

    随后深蓝色长龙一跃而起,转瞬就载着周谦没入了云霄。

    周谦伏在白宙背上,因速度过快的缘故,风像刀一样滑过他的脸颊。

    “周谦,还好吗?要不要慢一点?”

    奇异的是,白宙并没有开口,但周谦仿佛直接听到了他的声音。

    “还好。你和小龙果然还是完全不一样。这样一比,它还真是小孩子的速度,比不上它爸爸。”

    周谦笑着调侃一句,眯眼往前方一望,又道,“不过先别继续加快,我试试坐起来射箭。”

    说这话的时候,周谦双手不再抱着白宙,而是一手拿弓,另一手拿了箭。

    与此同时,为了避免在这样快的速度下从龙身上掉下去,周谦双腿用力收紧,把白宙的龙身夹得更紧了一些,两人之间几乎没有一点缝隙。

    此时的金色鸟由于恶意被吞噬,力量已大幅衰弱,估计也就剩速度快这点本事。

    可白宙那边,就算他的能力大幅降低,毕竟还能化龙,力量实在惊人,而他出手又是向来很难留余地的,万一把那金色鸟杀了,玩家们就违背了“不能杀鸟”的第四条禁令。

    是以,周谦决定射金色鸟的翅膀,保留它性命的同时,拔走它身上的金色羽毛。

    ?

    另一边。

    哪怕已经见过一次白宙的龙身了,哪怕这回龙小了很多,何小伟依然目瞪口呆,是被震住了。

    之后还是云想容和殷酒酒走过来提醒了他。

    两个姑娘刚去雕像那处捡走了被解开了锁的禁锢锁链,此刻一人一句对何小伟开口道:“周谦他们去追鸟了……想要把鸟困住,或者避免下一个帝芙太快重生,我们还得把它锁在一个时空中。”

    “是。现在整个王宫都沦陷了,双方死伤惨重……我们赶紧去默之国国王那里找‘自由的钥匙’。”

    两人说着说着,却见何小伟盯着一个方向忽然不动了。

    “何小伟?”云想容问他,“我们分头找默之国国王,你听到了没?”

    见何小伟依然一愣,殷酒酒皱眉催促:“何小伟,听得到吗?我刚觉得你确实不掉链子,你别――”

    “你们看那边――”

    何小伟的目光变得严肃起来,心中隐隐生出一中关于未知危险的恐惧。

    两个姑娘顺着他目光的方向转过身,撞见的正好是伯鹭和流水大战的画面。

    两个人的拼杀已至最后关头,竟是齐齐把右手伸进了对方的胸口,活生生掏出了对方的心脏。

    之后他们竟是做了一个极为统一的动作――张口就朝对方的心脏咬了下去,像是要活活吃了对方。

    最令人诧异的是,这中情况下,两个人居然都没有死!

    但这并不是让何小伟,乃至殷酒酒和云想容怔住的画面。

    让他们三人全都愣在原地的,是在伯鹭和流水啃咬对方心脏的时候,天崩地裂了。

    天裂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地面上也冒出了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

    从这三个玩家的方向,正好可以看见嘴角带血疯狂啃心脏的伯鹭,以及他那异常深邃的眼眸。

    赛马赛上陆续有散落的尸体倒飞过来,不断旋转、缩小,最后竟然全部飞进了伯鹭的眼眸里。他那漆黑的眼珠仿佛成了黑洞,能将宇宙万物吞噬!
推荐阅读: 重力使被加载剧本后 披着马甲带飞全场也不掉马 替身文里的下岗白月光 继承凶宅道观后我火了 在爸爸带娃节目里当对照组 快奶我一口[电竞] 穿成病弱炮灰女配后成了所有人的白月光 被渣后,小正君重生了 横滨文豪今天写作了没 小霸王和美先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