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五六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和反派有难同当之后 > 第22章

第22章

作品:和反派有难同当之后 作者:秀木成林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赵徵换了一身祭服,上衣下裳一层层叠加,玄黑底色绣着繁复青黑色纹路,极为庄严厚重。

    王侯祭服是大礼服,上祭天地下祭列祖列宗,赵徵的礼服朝服都是柴太后亲自给他置办的,他抚过祭服上的纹路,最后披上一层素白的麻衣。

    出发之前,他带着纪棠先去了永安宫。

    永安宫位于皇城之北,是皇宫一部分又独立于皇帝坐朝理政和起居的南宫之外,面积极广,宫殿巍峨,重檐飞脊,站在汉白玉台基下仰看那座红墙黑瓦的恢宏正殿,就仿佛看到那个中流砥柱般的女人。

    柴太后确实很了不起,她护着年幼赵徵兄弟一路成长至今,她不死,连皇帝都不敢轻易动弹。

    赵徵十岁之后,就是在这里长大的。

    只可惜,这座宏伟宫殿依旧屹立,主人却已不在了。

    物是人非。

    赵徵慢慢走上台阶,他站在大开的殿门前,抬头仰望,最后视线落在正中的髹金凤座上,他告诉纪棠:“上次祖母就是坐那,给我和皇兄送行。”

    他眼睫动了动,侧头望向东边,宫墙外庑顶黑瓦,永安宫东,是东宫。

    他扯唇笑了笑,但笑得比哭还难看。

    赵徵慢慢的,把整个主殿和东宫都走了一遍,碰触过很多地方,用手摩挲着主座的扶手,许久,才转身离去。

    宫门外,王旗招展。

    数百近卫宫门外等候,所有人的甲胄外缠上一条白色的孝巾,素白的丝绦在冷风中索索抖动,无声又萧瑟。

    赵徵伫立片刻,翻身上马,一扬鞭,往西北的宁县疾奔而去。

    ……

    纪棠不是第一次去宁县殡宫。

    只与记忆中的郁葱犹带青绿不同,眼下天地一片萧瑟,黄褐的土地,光秃秃的枝头,细碎的雪花正在漆黑的夜色中狂飞乱舞,冷风挟的严寒像能刮进人骨头缝子里一样。

    纪棠拢了拢大毛斗篷,抽了马鞧一鞭子加快速度。

    “嘚嘚”马蹄声像鼓点闷雷,倏地一掠而过。

    赵徵速度很急。

    四月多月前的奔丧,今日才到,殡宫灵柩安奉多时,甚至连国孝期都已经过去了。

    他像是要把缺失的时间都追赶回来一样,一路急赶速度催动到最快。

    雪越来越大,到天蒙蒙亮时,铺面盖地下了下来,映着卷着鹅毛大雪,迎面扑至凛冽得像喘不过去气一般。

    一夜疾行,在次日上午,他们终于赶到了宁县殡宫。

    下马的时候,赵徵冻得脸铁青一片,半晌,他道:“都出去。”

    他的声音又干又涩,像好几天没喝水,又吹足了一夜的冷风。

    纪棠看了柴义一眼,口型,让他要带人守好了。

    赵徵进去后也不知会不会有发泄情绪的言行举止,但不管有没有,都不必让除自己人以外者知道,尤其皇帝。

    柴义点点头,拱手,无声退了出去。

    享殿外宫门处,就剩赵徵和纪棠二人。

    纪棠轻唤了他一声:“阿徵。”

    赵徵侧头看她,一双眼睛血丝密布泛着赤色的红,不知是冷风吹的还是内里情绪翻涌所致。

    也许二者都有。

    两人慢慢往里行去。

    一进殿门,两个青黑色的巨大灵位一下子撞入眼帘!

    偌大空旷的宫殿,触目青黑白三种颜色,正中上首长长黑褐的供桌承着两个宽半米长一米多的黑色灵位,黑白素帛结成的挽花自神位顶端正中环绕长长垂下,很大,很森然,骤然撞入视野,心脏跟着被直接被冲击了一下。

    从颜色温度到摆设,仿佛一脚过渡到另一个世界。

    纪棠呼吸都不禁屏了屏。

    更何况赵徵。

    身畔因夤夜疾奔有些重的呼吸声,一下子就停滞了,赵徵泛着血丝的黝褐眼珠子定在灵位上,从这一个,过到另一个。

    他喉头哽咽着,滚动片刻,直接重重地跪倒在冰冷的青石地板上,他哑声:“我来了。”

    “祖母,皇兄,我来了!”

    他声音嘶哑,双手俯撑在地面上,喘息极重极重,久久不动。

    纪棠轻轻叹了口气,跪在蒲团上也给两个灵位叩了个头,然后起身,从供案上取香点燃。总共点了十二炷,每个香炉奉了六炷,三炷她的,三炷赵徵的。

    香燃着,青烟袅袅,她对赵徵说:“你和祖母皇兄说说话罢。”

    她安静站在一边等着。

    心里也不算好受,也笑不出来了。

    赵徵仰望灵位很久,久到香炉中的香燃尽了,她给换上,直到第三炉香香灰掉下了一截,他才哑声说:“……父皇去世后,祖母就带着我和皇兄搬进了永安宫。”

    他盯着灵位,寥寥十数个大字一笔一划都触目惊心,他声音嘶哑得不成样子,话不知道是说给祖母兄长听,还是说给纪棠听。

    “……父皇出征前,还新教了我一套刀法,我已经学会了,就等父皇回来演给他看。”

    他是家里最小的,从小家里的人都最疼爱他。每天下午他练武时,家人只有有空都会陪着他,母亲祖母都会坐在廊下笑吟吟看着,父亲哥哥和他对练过招,他那时的笑声能冲破云霄。

    他有着最温柔的母亲,最慈爱的祖母,最威武如山的父皇,还有全世界最好的哥哥。

    曾经一度他觉得自己是这世上最幸福的人,他唯一的苦恼就是自己太小,他想快快长大,好驰骋沙场,为父兄开疆拓土。

    可他不知道美好的东西从来最容易破碎。

    赵徵从来没有忘记那一天:“那是个下午,夕阳很红,父皇的亲卫冲进来……”

    夕阳红得像血一般,亲卫沙哑尖锐的声音冲进他的耳膜,他此刻依然清晰记得当时嗡嗡仿佛失聪的感觉。

    “……祖母病了,但她很快就起来了。”

    这个年老的妇人,她还有两个幼孙,她很快就从病榻爬起来,赵徵也永远忘不了那一天,那双瘦削枯老的手抚着他的脑袋,把他圈进怀里牢牢护着,“别怕,有祖母在!”

    瘦骨伶仃的脊梁为他撑起一片天,无微不至照顾他的起居生活,尽最大努力抚平他的伤痛,骤然失去父亲当年他噩梦高烧频频,每次睁开眼睛总会第一时间看见那布满皱纹面庞和瘦削的身躯,湿漉漉的小手总被一只手掌握在掌心。

    那是艰难得呼吸都仿会疼痛的一段时光,只有祖孙三人相偎相靠。

    “是我不孝,祖母这般年纪,还要为我兄弟二人殚精竭力,没有享过一天的福。”

    “她总是笑着,看着我和大兄,看我们习武,教导我们朝堂政治……”

    与许多人想像不同,柴太后晚年丧独子却鲜见一脸哀伤,相反她很多时候都是笑着的,尤其在赵徵兄弟眼前。她不可能不伤悲,只是她将悲恸强敛在心底,竭尽所能给兄弟二人一个健全的成长环境。

    很多点点滴滴,当时看不透,骤然回首,才在一瞬悉数明白过来。

    “还有大兄,大兄和祖母一样,他一直在努力护着我!……”

    哪怕他只有十几岁。

    他去世的时候,才仅仅十九。

    赵徵声音哽咽,他终于无法抑制,他只觉满心悲苦,“……现在,连母后也不仅是我的母后了。”

    皇天后土,天地苍茫,孤零零的灵前,世上仅剩下他一个人了。

    赵徵捂住脸,他战栗着,伏在纪棠肩膀。

    她感觉有热意落在她的锁骨上,又潮又湿的,一点点溅在皮肤上,仿佛被烫了一下。

    烫得她心脏也跟着难受了起来。

    她开始真切感受到赵徵的伤悲。

    长久以来,纪棠一直有一种加载了新游戏的感觉,她勇敢,她畅快,她淋漓尽致,但总欠了几分真切。毕竟她来这里实在有点太突然了,一切发生得是那样骤不及防,环境和人又是那样的陌生。

    在感受到他眼泪的一刻,她突然就开始有了真实感。

    伏在她肩膀上这个人是真的,他的喜怒哀乐,他的一切伤悲。

    纪棠鼻子有点酸。

    为这个她陪伴着一路走到如今、她知晓他一切苦难和不易的甚至只算得上是个少年的人,感到难受。

    她手放在他的背后,一下接一下轻轻拍着,她轻声安慰:“不是的,她不是自愿的,当初也不过被迫无奈,她是柴氏唯一的女儿,她没得选,她还是你的母后。”

    最起码,当初柴皇后也不是自愿再嫁的,赵徵目前也是她仅存的儿子。

    “你看,她为着你,都生病了。”

    “可见心里是极重你的。”

    纪棠不再说这个话题,轻轻拍着他的背许久,探手把蒲团拖过来,垫在两人膝下,把自己披风也脱下裹在他身上。

    两人坐在蒲团上,她轻声说:“既然如此,你更要好好珍重自己,知道吗?”

    要复仇,但更要保重自己,想必柴太后和皇太子在天有灵,也必不愿他不顾一切宁死复仇的。

    还记得张惟世时赵徵的那种疯狂偏激,纪棠觉得,这是一个很合适的劝慰机会。

    纪棠握着他的手,他手冰冰的,和这无处不寒的室温一样,她吹了一下,呵了口热气,“你说是不是?”

    “嗯。”

    “我会的。”

    “我不会让你们担心的。”

    赵徵看一眼灵位,还有她的脸,他声音沙哑得厉害,只确实确确切切听进去了。

    纪棠笑了笑,伸出手,用掌心抹去他脸上的泪。

    她轻声说:“只今天不要紧的。”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情之所至,脆弱一次没什么的。

    今天过后,振作起来,保重自己,就可以了。

    一句话,一瞬心脏被什么击中了,酸楚难当,赵徵闭上眼睛,两行热泪滚滚而下。

    “阿唐。”

    “嗯,我在。”

    纪棠按他伏在她的肩,哭吧,痛痛快快哭一场,以后就要好起来。
推荐阅读: 重力使被加载剧本后 披着马甲带飞全场也不掉马 替身文里的下岗白月光 继承凶宅道观后我火了 在爸爸带娃节目里当对照组 快奶我一口[电竞] 穿成病弱炮灰女配后成了所有人的白月光 被渣后,小正君重生了 横滨文豪今天写作了没 小霸王和美先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