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五六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女配她只想报效国家[快穿] > 017 谈恋爱不如种地17

017 谈恋爱不如种地17

作品:女配她只想报效国家[快穿] 作者:番茄菜菜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大雪过后,垦荒难度增加了些。

    尽管积雪已经融化掉,但天气肉眼可见的转凉,地面隐隐有上冻的趋势。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正因为天公不作美,青年们反倒是越发的早出晚归,能多干一点是一点。

    秦蓁的到来,引得队员们的注意,“怎么没再休息两天。”

    “你好好休息养身体,别落下病根,这里的活交给我们。”

    这是一个崇拜英雄的年代——

    义无反顾的扛起枪跨过鸭绿江的志愿军是英雄。

    冒着可能失温风险搭救王胜利的秦蓁也是英雄。

    面对这一张张写满了担忧的面孔,秦蓁笑了起来,“总躺在床上身体都轴了,出来活动活动正好。”

    队长杨国华想了想,“那你先干点轻快的活。”

    这段时间,秦蓁卧病休息,她的小组成员可没歇着,已经把那块荒地开垦完毕,连上了大部队开垦的这块土地。

    这会儿李建平十分自觉地把竹耙子交给了秦蓁,“你就耧草就行,堆在这里回头我弄出去。”

    他冲着秦蓁眨了眨眼,“刚才搞到一只兔子,回头让大厨给你烤兔肉吃,改善改善伙食。”

    秦蓁忍不住笑了起来,“谢啦。”

    烧荒过后的原野上颇是忙碌,牵着老黄牛、骏马拉扯着垦荒犁向前的队员们唱起了歌——

    浏阳河,弯过了几道弯

    几十里水路到湘江

    江边有个什么县那

    出了个什么人

    领导人民得解放

    呀伊呀伊子哟

    ……

    优美婉转的湖湘民歌,愣是被这群来自北方(主要是北京)的青年唱出了九曲黄河的壮志豪情。

    浏阳河的歌声淌过,紧接着就是《在那遥远的地方》。

    男青年们唱这歌时,忍不住瞄了眼队里的女同志,又连忙收回视线,生怕被抓个现行。

    而女青年们也不甘示弱,当即唱出了《喀秋莎》。

    女声独唱变成了男女大合唱,直到那刺耳的声音打破了这欢快的歌声。

    “救命……”

    驻地的小木屋里,林茹慌不择路的往这边跑了过来。

    “她怎么了?”

    李建平好奇地问秦蓁,他敢打赌秦蓁肯定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她家里人带她回去。”

    回家?

    李建平有些奇怪,“她不是一直挺想回去的吗?家里头是龙潭虎穴不成?”

    想不明白。

    “不是。”

    秦蓁没解释,但林茹把答案告诉了大家,“队长,我不回去,我回去就得去监狱里蹲着,我不回去。”

    那里太可怕了。

    每天都要劳动,不勤快点她就会被骂。

    都是劳动,为什么不在这里干活呢?

    她还能偷懒。

    林茹不敢去找张鹏程说情,要知道自己的手就是被张鹏程一枪射穿的。

    她抓住杨国华,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队长,我往后会好好干活的,我不要回监狱里呆着。”

    那个男人,不是她叔叔,是魔鬼!

    张鹏程见状将缰绳交给队友,大踏步的过来,老杨要是敢答应的话,他,他就……

    “你不会的。”

    杨国华叹了口气,“林茹你不会的,你受不了这苦。”

    吃不了苦受不了累,对比秦蓁这个一心垦荒种粮食的人,“从来都没有想过留在这里,这里不是你的避难所。”

    他知道,如果还有机会,林茹会毫不迟疑的离开。

    上次牵连到了王胜利和秦蓁,下次又会坑害了谁呢?

    看着小跑过来的警卫员,杨国华目光落在那辆吉普车上,“我失败了。”

    他没这个本事改造林茹的想法。

    为了保护其他队员,杨国华选择放弃。

    “我会改的,我这次一定改。”

    警卫员过来抓住了林茹,带着她往回走。

    林茹不甘心,她死命的抓住杨国华的衣袖,以至于结了痂的伤口崩裂,有血迹染红了杨国华的灰蓝色单褂。

    警卫员狠心敲了一下,趁着林茹吃痛把人给拎了回去,“对不住。”

    首长向来洁身自好,唯独在这个侄女身上心软动用了一点特权,结果……

    这可真是个祸害!

    林茹被强行带走,她看着站在那里的人,适才的哀求都变成了诅咒,“你们会遭报……”

    警卫员一记手刀砍在她后脖颈,直接扛着人离开。

    简单粗暴到让唐悠忍不住摸了下胳膊,她老爹的警卫员好像就没这么暴脾气。

    林茹被带走只是一个小插曲,起码大家没再细聊这件事。

    到了晚上,女青年们又忍不住聊了起来,主要还是问秦蓁——

    这俩人有仇,秦蓁肯定门清。

    “我不是很清楚。”

    心直口快如赵兰兰忍不住说了句,“那为什么你救王胜利的时候,林茹想要把你推到沼泽地里呀?”

    张鹏程和王胜利两个人都是这么说的。

    秦蓁看向了赵兰兰,“可能是嫉妒我长得比她好看吧。”

    赵兰兰:“……”

    秦蓁一脸认真的看着赵兰兰,“难道我不是比她好看吗?”

    这让赵兰兰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平心而论单说长相,当然是林茹更……

    “那还用说。”唐悠放下牙缸牙刷,挤到秦蓁的床上,“劳动人民最光荣,我们秦蓁是好看的崽!”

    “其实唐悠你在我眼里也是最好看的,尤其是打枪的时候!”

    不爱红装爱武装的飒爽英姿从此有了模样!

    赵兰兰看着相互夸奖的两人,“……”你们俩是不是太幼稚了?

    不过秦蓁笑起来是挺好看的,忽略掉那小麦色的肤色,眉眼弯弯十分动人。

    唐悠也好看,娃娃脸十分的喜庆,摸起来手感一定很好。

    ……

    进入十月中旬,垦荒就变得格外困难。

    北大荒的冬天来得比往年更早一些。

    一头牛马已经拉不动垦荒犁。

    拖拉机倒是还在兢兢业业的工作着,但油耗比之前大了许多。

    牛马倒是还好说,原本的一匹马带不动垦荒犁那就翻倍,甚至四匹马、六匹马!

    两头老黄牛来拉一个垦荒犁。

    垦荒用不了那么多人那就去伐木、烧砖。

    光住在小木屋里怎么行,那么多人呢。

    他们要把驻地发展起来,让这里变成一个成熟的村庄。

    曾经作为村干部的杨国华的管理能力在这里得到了最大的体现。

    以卓然为小队长,带领其他十六名女同志去锯木头、挖地基和排水渠。

    五十名男同志则分成三波,垦荒、伐木、拓砖坯,这是最脏最累最苦的活计。

    尤其是拓砖坯。

    饶是这五十个青年轮流转换,但是到第二天这胳膊也酸疼的抬不起来,伐木时拉不动大锯,犁地时拽不住缰绳扶不稳垦荒犁。

    “要不我们去弄个制砖机?”

    秦蓁的建议让杨国华苦笑不已,“这里没有这玩意。”

    首都倒是有一家工厂,但远水救不了近火,而且那东西很贵,他们倒是还有钱,但买不起制砖机。

    秦蓁登时缄默不语,“那要不问问苏联那边,看那边有没有。”

    陀罗县与苏联那边犹太自治州接壤,最近这段时间,垦荒队经常去那边跟他们换柴油什么的。

    她迅速地查看系统商城,果然在这里找到了制砖机。

    一看价钱秦蓁有点懵。

    秦蓁:为什么价钱不一样?

    系统:是这样的宿主,166点积分那是一台全新的制砖机,而只需要66点积分的则是二手机。

    秦蓁:……那我用积分兑换的话,怎么拿到?

    系统:凭空掉下来是不可能滴,不过宿主你可以用一些用不着的东西兑换,当然也不能太随意就是了。这边建议您用野猪皮,效果比较好。

    被王胜利引入沼泽地的野猪被张鹏程他们打捞了出来,过去这些天肉已经被吃光了。

    剩下的就是那张野猪皮和一对獠牙。

    秦蓁心念一动。

    秦蓁:狼牙能换什么?

    系统:换个铲铲。

    秦蓁:……

    要优雅。

    她笑着回答杨国华的问题,“问问看嘛,咱们的那张野猪皮之前不是处理过了吗?我觉得可以做防弹衣呢,回头问问看能不能给咱们换一台制砖机。”

    杨国华点头,“那就先这样,小唐明天过去的时候问问看,要尽快。”

    唐悠当即答应下来。

    第二天等到贸易三人组骑马准备去黑龙江那边交易时,秦蓁喊住了唐悠。

    “怎么了?”

    秦蓁看着坐在马背上的人,踮脚说道:“回头你问下他们还需要什么,都什么价钱,又能给咱们什么。”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垦荒队都是用狼皮换柴油。

    其他的也就是用兔子皮换本书,除此之外没什么别的交易。

    听秦蓁这么一说,唐悠忍不住笑了起来,“知道了,等我好消息。”

    看着驰骋着骏马离开的人,秦蓁笑着回去忙,她的身体素质是比之前好了些,去锯木头再合适不过。

    和秦蓁搭档的人是赵兰兰,两人站在木头两侧,拿着大锯一来一回十分默契。

    木屑不断落下,积成厚厚的小山。

    秦蓁把那一截木头搬过去码放整齐。

    赵兰兰看到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这堆放的也太齐整了吧?”

    看着秦蓁回来,她把锯子递了过去,却不想秦蓁不去抓锯柄,而是抓住了锯条。

    赵兰兰失声喊道:“秦蓁!”

    锯齿在手心留下或浅或深的痕迹,渗出血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给你包扎下。”

    秦蓁摇了摇头,“没事,不怪你。”

    她刚才也不知道怎么了,脑子里一片空白。

    看着赵兰兰找来布条小心地给她包扎,秦蓁知道自己刚才是在想什么——

    “现在几点了?”

    “太阳快正南方向了,差不多十一点吧。”

    赵兰兰看了眼,瞧到秦蓁哆嗦了一下,她有点害怕,“怎么了秦蓁?”

    秦蓁知道自己刚才在想什么,她是想要跟赵兰兰说,这叫强迫症,不止她,连唐悠也有强迫症。

    唐悠。

    “这个点,唐悠早就该回来了。”

    秦蓁素来一张笑脸,如今神色严肃,这让赵兰兰的声音都磕磕绊绊,“或,或许在路上耽误了呢?”

    她绞尽脑汁地找理由,“说不定是遇到需要帮助的老乡,你知道唐悠最古道热肠。”

    话音刚落下,马蹄声席卷着灰尘草屑而来,是和唐悠一起去那边的贸易三人组的队员郑天。

    只有郑天一个人!

    秦蓁心细,看到了郑天胳膊上染了色,分明是挂了彩!

    “怎么了?”

    驻地的人连忙围了过去。

    郑天嗓子冒烟,“那边设陷阱,把我们的东西抢了,唐悠和小汪也被他们扣下了。”
推荐阅读: 重力使被加载剧本后 披着马甲带飞全场也不掉马 替身文里的下岗白月光 继承凶宅道观后我火了 在爸爸带娃节目里当对照组 快奶我一口[电竞] 穿成病弱炮灰女配后成了所有人的白月光 被渣后,小正君重生了 横滨文豪今天写作了没 小霸王和美先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