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五六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突然变成最强了怎么办 > 你说什么替身

你说什么替身

作品:突然变成最强了怎么办 作者:风的铃铛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我觉得我大概知道了些什么……虽然我觉得还不如不知道。

    【我知道你之前是因为对着你自己的身体才额外宽容,才不是你说的什么依赖养成。】

    ……就目前来看,我当时说的依赖养成是开玩笑,可是看起来还真的出现了啊。

    真要说起来的话……那就是有好感?

    当然,就我来分析的话,这种好感也只是因为我的过度宽容显得我和其他人不一样,而给对方带来的错觉罢了。

    唔……介于我之前用的是他的身体,也许这其中还包括自恋因素?

    不过我在昨天晚上都表示清楚了……就看对方有没有听进去吧。

    “哎?所以——你和你男友真的分手了吗?”铃木一叶一脸吃惊,手里的书都是倒着拿的,完全没有认真上课的意思。

    “……比起我男友,我更担心你这学期挂科。”我感慨了一句之后,解释道,“其实本来也不合适。”

    是真的不合适,先不说其他的,光是咒术师大家族的家主和普通人这点来说就足够不合适了。

    如果不是因为这次原因不明的怪事,恐怕我们两个这辈子都不会有交集。最多是那种对方走在大街上路过,因为他的外貌我会下意识多看一眼的程度而已。

    “也是,毕竟对方只是个高中生,dk什么的果然还是太幼稚了。”铃木一叶一脸凝重地点点头,然后拿书挡着,悄悄地从课桌下拿出酸奶吸了一口。

    虽然现在的课是大家都觉得无聊的……但是这家伙的动作也太熟练了!

    不过看着铃木一叶,我还想到了另一件事——对方上次见到的那个疑似咒术师的人。

    “你上次见到的那个帅哥,后续没有再碰面吧?”我低声问道。

    “嗯?放心啦,没有的,你都说是可能蹲局子的,我这点分寸还是有的啦。”铃木一叶也小声回复我,还面带好奇,“你是发现了什么吗?”

    “嗯……稍微有些在意,有点担心对方目的不单纯。”我迟疑了一下,仔细看对方,确认她的确不像是在意的样子之后才安下心来,说道,“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动用你家的关系查一查这个人。”

    铃木一叶爽快地点头应下,然后继续八卦:“你还没说你怎么和你男友分手的呢!”

    ……这家伙如果不那么八卦的话,也许早就找到男友了。

    对于这点我也没觉得有什么隐瞒的意思,回想了一下昨晚的场景,下意识地抬手,食指轻轻地摩挲了一下下唇。

    ——【就是这么回事~】

    ——【……我明白了,如果之前真的发生过这件事的话,我很抱歉。不过现在应该算扯平了吧?】

    我还能回忆起我冷静地说完那句话之后,原本还带着点恶作剧得逞般的笑意的白发少年一瞬间收敛起笑容的样子。

    “阳菜?阳菜——”

    “嗯?没什么,我就简单地让他明白我不想后续有什么纠缠罢了。”

    铃木一叶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可置信:“真的?分手那么容易吗?我看你男友对你的占有欲似乎挺强的样子……”

    “……”抱歉,那其实是我自己。那能不占有欲强吗?我干笑两声,“没事的,他不会做什么。”

    别看五条悟那个样子……但是从他不赞同夏油杰的观点但还是会把夏油杰的理念当做是善恶观来贯彻来看,这家伙是意外的在这种事情上会遵守原则的人。

    ……虽然如果我说五条悟有分寸感的话,估计全高专的人都以为我脑子坏了或者滤镜太重吧。

    “希望如此吧……我总觉得你男友不是很好相处。”铃木一叶紧锁眉头。

    我闻言忍不住多看了她几眼——你知道你其实在说我吗?!虽然我也知道光从第一印象来说,的确我很容易让人误会是不太好相处的……

    “说起来……当时选择宿舍的时候,一叶你为什么非要和我一个房间啊?”突然间想起这件陈年旧事,我好奇地问道。

    铃木一叶看过来,回答地相当坦诚:“啊,因为我喜欢胸大的。”

    “……”我沉默着,默默地起身往外挪了一个位置,和人隔开了距离。

    总感觉我的朋友都奇奇怪怪的……我还是去发展点新朋友吧!

    ***

    与此同时,在高专——————

    “五条是怎么回事?臭着一张脸?真的和歌姬说得一样被甩了吗?夏油你成功上位了吗?”家入硝子在那边低声问道。

    夏油杰:“……我怎么知道?而且你最后那个问题是什么意思?”

    虽然嘴上那么说……但是夏油杰还真的能猜到一些。

    毕竟现在是两个人换回来了,至于自己的挚友这一副“老子不高兴”的状态,很可能是那位宫村小姐说了什么吧。

    他猜得也没错。

    和宫村阳菜喝下酒之后就断片的状态不一样,五条悟回到自己身体之后还是有意识和记忆的。

    的确有受酒精影响,但是也并没有那么那么深。起码他没有断片,记忆都在。

    所以……

    “喂!硝子!我听得到哦!”把脚架在桌子上的五条悟一脸不爽地扭头喊道。

    “好的,抱歉。”家入硝子朝着他一点头,然后直接坐到他对面,一脸充满求知欲地问道,“所以,你被甩了吗?”

    五条悟:“……”

    “果然,是因为人的忍耐都是有限度的……”家入硝子叹了口气,还有些伤感,“这样子我欠冥冥学姐一万块钱了。”

    夏油杰一愣:“嗯?为什么?”

    五条悟倒是一下子反应过来了:“你们拿我打赌?”

    家入硝子点头,还颇有些恨铁不成钢:“是啊,冥冥学姐打赌你们不出一个月就会分手。我以为按照你们之前的感情牢固度可以撑过一个月的……你太不争气了,五条!”

    夏油杰:“……”

    五条悟:“……”

    “这也不能怪我啊!是她始乱终弃的!”五条悟啧了一声,“明明她把我看光了也摸遍了而且还强吻我……你那一脸不信的表情是怎么回事?杰可以作证的!”

    家入硝子闻言,一脸震惊地看夏油杰:“为什么那种场合你在?”

    她的表情就像是在说——就这,你还说你没有参与这场三人行?

    夏油杰:“……别问我,我不知道。”

    而五条悟刚想继续说什么的时候,有电话过来了。

    看着陌生的号码,他一愣,接通了,电话那头响起了一个听起来颇为熟悉的声音。

    【喂?阳菜?你之前说给我介绍你新认识的朋友什么时候见面?我全天都在待机的哦!】

    ……阳菜的朋友?啊……是因为之前用这个手机打电话给对方过吗?——五条悟皱眉,回道:“你打错了。”

    【……嗯?你又用变声器了?】

    ……什么变声器?啊……难道是因为阳菜之前给人打电话都没用变声器,而是用他的身体的本音直接说的?——五条悟想明白了这点之后,也意识到了刚刚听电话的违和感从哪里来了。

    ——这个人的声线和自己是一样的!就是语气不太一样而已!

    “她之前是给你用这个手机打的吗?这是我的号码……你和她很熟?”

    【嗯,是啊。】

    “那你一定有她自己的联络方式吧。”

    【……哎?所以你不是阳菜对吧?】电话那头的人听起来显然有些懵,五条悟还能听到那边似乎有其他人的声音乱糟糟的杂糅在一起。

    【哎?野崎君,那不是阳菜吗?】

    【嗯……也不是变声器。】

    【可是声音和野崎君好像……啊!这、这是替身吗?!】

    【……什么?!】

    五条悟:“……”

    然后,在他还没来得及多说什么的时候,电话那头的人用沉重的语气说道:【好的,我知道了,我会自己联系她的,谢谢。】

    接着,他就挂掉了电话。

    五条悟沉默地放下手机,然后看向刚刚慢慢靠近凑到自己身旁一左一右明显竖起耳朵听的人:“……你们在干什么?”

    家入硝子:“听替身的故事。”

    夏油杰:“听乐子。”

    ***

    另一边————————

    “果然是替身啊……”野崎梅太郎一脸凝重,“我还是第一次见识真的替身情节……”

    “哎?真的吗?你确定吗野崎,那个宫村哎?”御子柴実琴一脸的懵逼,不是很相信,“虽然的确声音是很像……”

    但是怎么着都觉得高中三年看宫村阳菜对着野崎梅太郎的嫌弃和无语的态度,不可能会去找替身啊……而且……

    御子柴実琴悄悄地看向坐在另一边的佐仓千代,发现对方双目含泪的样子,也有点慌——啊……佐仓她一直喜欢野崎,但是又和宫村是好朋友,知道这件事肯定会大受打击吧?而且宫村和野崎又是从小学就认识了……不对!野崎怎么可能会陷入修罗场啊!不存在的!绝对是这两个傻蛋搞错了!

    “没想到阳菜她那么重视我这个朋友……”野崎梅太郎一脸的动摇,微微仰起头,陷入了自己的推理环节,“也是……从小学开始我们就是朋友了,而且一直做朋友到现在,她也曾经和我说过即使去东大也会贯彻我们的友谊,所以她找替身果然是因为……在东大没有交到朋友吧!”

    御子柴実琴:“……怎么可能啊!就她那张脸也不会没有朋友……啊,也不一定。”

    御子柴実琴的眉头一皱,觉得事情并不简单。

    “也很有可能啊,她长得好看成绩也好,简直就是标准的女主角配置设定,所以大概的情节发展就会是入学的时候受到了帅哥的追求,分别是东大的首席、刚入校的时候接待她的法学部的学长、来自美国的混血留学生、特长是打篮球。”御子柴実琴摆出了碇司令的手势来,继续自己的脑内小剧场,“然后其他的女生暗中嫉妒给她使绊子,然后散播流言让其他人误以为她是个坏人……”

    佐仓千代一脸的紧张:“什么!?那阳菜怎么办!”

    御子柴実琴抬手:“放心,宫村怎么可能被轻易打倒!她当然是拒绝了那些人的帮忙,自己站了起来……”

    野崎梅太郎一脸震惊地接下去:“然后拿着手套甩到那群说她坏话的女生脸上开启决战……”

    “……才不会!那都是多少年前的少女漫的剧情了!”御子柴実琴一脸凝重,“她没有找我们这些朋友诉苦,而是找了一个和野崎声音一样的替身朋友,而且听起来脾气也不好的样子,这就说明……”

    佐仓千代接了下去:“阳菜她为了不让我们担心什么都不和我们说!但是她其实又很想我们,所以找了野崎的替身当朋友!呜哇哇——阳菜——!”

    野崎扼腕:“唔——阳菜啊——!”

    “宫村啊——!”

    ***

    “阿啾——!”我打了一个喷嚏,吸吸鼻子,一脸纳闷——怎么回事?感冒了?还是有人在背后念叨我?

    这个时候的我不以为然,甚至怀疑是春季感冒。

    完全没想到……这之后的十二小时不到,我就陷入了灾难级别的、诡异地我都搞不明白怎么发生的修罗场中。
推荐阅读: 重力使被加载剧本后 披着马甲带飞全场也不掉马 替身文里的下岗白月光 继承凶宅道观后我火了 在爸爸带娃节目里当对照组 快奶我一口[电竞] 穿成病弱炮灰女配后成了所有人的白月光 被渣后,小正君重生了 横滨文豪今天写作了没 小霸王和美先生gl